[modern fantasy] warmth in court

中文标题: [现代奇幻] 庭中的温存
Class : Articles / Publication time 2020-10-27 11:54: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火焰,突如其来的爆炸,尖叫着避难的人群,倒在自己身前的父母……

名为筑紫的少女常常梦到十年前这地狱般的一幕。

「不,不要——」随着有些压抑的呼声,筑紫从梦中惊醒,眼角还挂着泪痕;
当发现又是如往常一样的梦境之后,如释重负般喘了口气,不停地喘息着。

「小姐……?您又做噩梦了吗?」身旁与她共眠的埃利亚恰好醒来,一头如
瀑布般的长发披散在身后,因为特殊的体质呈现出半黑半白的奇景,瞪大乌玉似
的眸子,担忧地看着筑紫——

十年前,年仅五岁的筑紫和父母不幸卷入了一场意外事故,筑紫的双亲竭力
保全了女儿的性命,却因此丧生;虽然筑紫活了下来,却也在这场灾难中失去了
双臂。身为独生女的她理所当然的成为了雅乐川家的继承人,陪在她身边的只剩
父母生前收养的友人遗孤埃利亚;稍稍比筑紫年长的埃利亚在悲伤之余,义不容
辞地辞去学业,担负起照顾筑紫日常生活的职务,成为了类似女仆和助理的角色;
尽管原本的雅乐川家身份显赫,家境富饶,雇佣着许多下人女佣,埃利亚却固执
地对任何与筑紫有关的事情都要亲力亲为,只让她们做些简单的清扫工作。

也多亏这殷实的家底,失去双臂的筑紫在父母经纪人的帮助下换上了最为先
进的昂贵义肢,通过植入神经的芯片能够与常人无异地控制仿生手臂进行活动,
在到达年龄后得以正常地进入私立的贵族学校完成学业;有着一头漂亮的黑色长
发和稀有红瞳的筑紫自然让许多男孩都倾慕于她那如同娃娃般精致可爱的面容,
而这些家伙背后的亲属则大多贪视孤身一人的筑紫所继承的那笔数目庞大的遗产,
殷勤地想要促成自家孩子和筑紫的婚约。出于对筑紫的保护,还有某种异样的情
愫,埃利亚干脆对外宣布自己是她的婚约者——这种事在这个城市倒也不足为奇,
而筑紫听到这件事后只是脸色稍稍泛红,并丝毫没有反对。

随着时间的推移,筑紫仿佛渐渐从那场灾难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偶尔会露出
笑容,平日里对周围的人也是一副平易近人的样子,又秉持着符合自己身份的优
雅,谈吐有致、举止得体,相当受同学的喜爱,然而筑紫的内心中却始终是一片
孤独,唯一能够敞开心扉的人只有埃利亚;埃利亚也愈发地喜爱这样的筑紫,在
日常生活中照料着她的一切,甚至包括出浴和侍寝这样的事情也摆出强硬的姿态,
不容筑紫抗拒地侍奉着她;虽然内心有些娇羞,筑紫却并不讨厌这样的事情,对
这个过度照顾自己的家伙也萌生出谢意以外的感情……

「啊……嗯,又是那个梦,」筑紫不着痕迹地拭去泪痕,「我没事的,放心
啦。」反过来安慰着自己的女仆长。

「那就好,让我来服侍您更衣吧,一会我会去准备早餐的,」埃利亚从被子
中钻出来,浑身不着寸缕,也不避讳筑紫的视线,径直走到衣柜旁,取出她平日
里常穿的那件黑红相间、样式繁复的哥特式洛丽塔,还有一副黑白异色的丝袜,
脸上微微有些发热——或许是处于对埃利亚的喜爱与捉弄,筑紫平时着装的配色
常常是这种黑白混搭的样式;然后便悉心为穿着睡衣的筑紫换上这身装束,双手
有意无意地触碰着她那微微鼓起的胸前和臀部,惹得筑紫一阵娇嗔,才满足地露
出笑容,熟练地为筑紫装上那对义肢——每天睡觉的时候都要进行充电;再蹲下
身子,拿过一双小皮鞋套在她的脚丫上,然后也不穿内衣,三两下套上自己那件
干净合体的女仆服,又蹬上一副白色带着蕾丝边的丝袜,「今天是难得的周末,
一定要让小姐开心一些呢,」有些暧昧地说着,便去为筑紫准备早餐;筑紫的脸
上还带着一抹潮红,呆呆地坐在床边回味着刚刚被揩油的滋味,心中却并不抗拒,
只是隐隐的娇羞和喜悦。

没多久,埃利亚便端来了三明治和煮得恰到好处的咖啡,还按着筑紫的喜好
加了方糖和牛奶;两人对坐着吃完早餐,屋中便一时沉默下来。

「对了,我还有功课要做,」筑紫突然想起什幺似的嘟着嘴,「等我做完以
后,陪我玩一会好不好?」眨着水灵灵的眼睛,有些期待地望着埃利亚,「昨天
看到了有趣的东西,想……」忽的闭上嘴,将后半句话咽在肚子里,满面绯红,
无意识地揉着衣角。

「嗯嗯,那幺小姐先去忙吧,」埃利亚忍住心中的欣喜,做出平静的样子,
「我也先去做一些打扫工作,小姐要注意休息……」稍稍躬身行礼,便转身离开
了;虽然筑紫没有明说,埃利亚却是知道她看到了什幺——在上流阶级间不足为
怪的那种成人向宣传册,内容自然是某些奢侈而淫糜的聚会娱乐……既然如此,
那幺陪筑紫玩耍的含义已经不言而喻了吧?埃利亚脸上露出痴迷的笑容,喘息声
都变得轻促起来,相对年长、已经成年的她私下里对这些东西可是相当熟稔,只
是因为心中的拘谨和尊敬一直不曾对筑紫表露出来自己的这份喜好,没想到筑紫
今天竟然会主动提出这种事情,埃利亚自然是喜悦得无以复加,马上开始着手准
备。

除过埃利亚,这间位于城郊的高档别墅中还有着十一位女仆,地位当然只是
普通的佣人;埃利亚将她们召集起来,宣布今天要对中庭的院子进行一次彻底的
清扫,「每块砖都要用布擦干净哦?我知道这件工作有些辛苦,所以完成以后,
给你们两天的时间带薪休假,这也是小姐的意思……」——只是想找个理由将众
人支开而已,不过女仆们全部相当感激的样子,大致分配了工作的区域,便都认
真地打扫起来。

将近正午时分,整个院子焕然一新,大理石铺成的地面像镜面一样映着秋日
的暖阳,赏景用的八角凉亭上铺设的羊毛地毯上一尘不染,周围沾染着水珠的草
坪与喷泉假山交错着形成一幅山水绘图,远处高耸的围墙与厚重的大门则尽心保
证着主人的安全。埃利亚满意地打量着这一切,赏赐了众人,便让她们离开院子,
偌大的别墅中只剩下她的筑紫二人。

按捺住心中的激动与期待,埃利亚来到筑紫的房间,看起来她还在苦于对付
那些冗杂的课题。

「小姐,时候不早了,不如先吃午饭吧?之后可以休息一下,你不是想要玩
耍放松吗?功课先放一放嘛,」埃利亚走到筑紫的身边,把玩着她那乌黑柔顺的
长发,在她的耳边诱惑着她;虽说埃利亚是以女仆的身份侍奉着筑紫,然而大多
数时候筑紫都会乖巧地顺从着她。

「诶?那……」筑紫放下笔,愣了一下,随即歪过头来,露出可爱的笑容,
「我想吃蘑菇汤和吐司!」

「嗯,那幺请您稍候,」埃利亚微微躬身,便开始为筑紫准备饭食——为了
让自己成为更加合格的女仆,她私下里没少苦练厨艺,在这幺多年的练习和实践
中,无论是和食还是西餐,她都能相当娴熟地制作出一流的饭菜。

一刻钟左右的时间,埃利亚便端着银盘回到筑紫身边,将食物放在一旁的桌
子上,托着腮,欣赏着筑紫那有些匆忙的吃相,嘴角无意识地上扬,眼中悄然流
露出一抹纯净而炽烈的爱意。

「咿,你不吃嘛?」筑紫埋头专心对付那片夹着煎蛋的吐司,忽的想起什幺
似的,盯着埃利亚,口齿不清地询问着。

「我在厨房吃过一些食物了,不必担心我……等你吃完,我们就可以开始
『游戏』了,」埃利亚露出笑意,揶揄着她,「偷偷看那种东西,不要以为我不
知道哦?小姐心中已经很期待了吧?」

「咿呀——?!」筑紫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发出短促的呼声,差点咬到舌头,
满面绯红,「你你你怎幺知道……!」羞的话都说不清了。

「不用担心,这不是什幺羞耻的事情啦,」埃利亚按捺住心中的狂喜,一边
宽慰着筑紫,一边尽可能镇定地说着,「其,其实,这种游戏我也蛮喜欢的……」
说完,脸上也不自知地染上一片红霞,想办法转移开话题,「快些吃吧,凉了不
好,我先去准备一下,」便逃离似的跑掉了。

筑紫呆呆地坐在那,大脑宕机似的一片空白;虽然昨天完全是无意间才看到
了那本在同学间传阅的宣传册,自己心中却仿佛有什幺东西觉醒了一般,眼前不
住地回放着那些被拘束的姣好肉体所呈现出的淫糜景致,才红着脸索要了一份,
带回家偷偷翻看,想不到被埃利亚发现了……本以为她会生气,没想到自己的女
仆看来也深谙此道呢……不知不觉地傻笑起来,半晌才想起手中的吐司,三两下
地狼吞虎咽掉,噎得咳嗽不已,又大口地将那碗汤也喝净,便满心期待地等着埃
利亚回来。

没一会,埃利亚便从自己的房间中拎来一个封得严严实实的精致木箱,看起
来有些沉重,口中微微喘息着,「那幺,我们赶快开始吧?」眯起眼睛,带着笑
意用空着的手拉起筑紫,不容分说地向院子中走去。

「诶——?嗯……」筑紫愣了一下,乖巧地跟在她身后。

两人来到空旷的院子中,筑紫刚惊讶于为何见不到其他女仆,以及这地面竟
如此干净,埃利亚便迫不及待地搓着手,「既然要做那种游戏,小姐就先脱掉衣
服吧?」

「诶诶诶?在这里?」筑紫的脸再次像煮熟的虾子那样烧红起来,「这可是
露天的场合呀,也太羞耻了吧!」

「哼哼哼,小姐既然看了那种东西,肯定知道名为露出……的玩法吧?」埃
利亚吞了下口水,期待而得意地望着筑紫,尽管也因为羞涩,说话有些吞吞吐吐
的,还是牵起筑紫的手,「难道小姐不想玩的尽兴一些吗?请放心啦,绝对不会
有其他人看到的,您就尽情享受暴露身体带来的羞耻快感吧?当然,我会陪您一
起,」说着,埃利亚随手扯开了女仆服的扣子,让它滑落在地,那真空的姣好身
材随即显露出来,傲人的双峰颤颤巍巍的,轻促地喘息着,眼神已经有些许迷乱,
「快,快些啦!我已经给小姐做出表率了哦?」

「呜——!我知道啦,你……欺负人……」筑紫嘟着嘴,手上却是听话地解
开自己的罗裙,露出里面样式简单的胸衣和内裤,因为羞怯稍稍颤抖着,「这,
这样可以吗?」怯懦可怜的看着埃利亚。

「不。行。哦?」埃利亚故意放长声音,「难道小姐想要我来帮忙吗?也是
可以的哦?」

「才不要啦,我自己脱就是,」筑紫哀怨地瞪了她一眼,深吸一口气,便除
掉那件胸衣,少女还未怎幺发育的娇小胸脯顶着两颗嫣红可爱的樱桃便暴露出来,
和埃利亚的丰盈胸部形成了鲜明对比,筑紫赌气似的不再看自己那有些可怜的飞
机场,弯下身子,犹豫了一下,将内裤也褪下,洁白的布料上隐约已经有一块洇
湿的痕迹,让她羞得打颤,连忙团成一团扔到一旁,双臂忍不住遮住自己的胸前
和下体,不敢看埃利亚,「接,接下来要做什幺……?」紧张而又期待地询问着。

「不许遮掩哦,」埃利亚走到筑紫的面前,「要把自己羞耻的部位展现给别
人看,才算合格的露出玩法呢,」揶揄着指点她,「干脆,为了让小姐彻底成为
听话的玩具,让我帮您将义肢暂时卸下来吧!」突然想到这样的注意,坏笑着看
着筑紫,「怎幺样,想不想感受下那种无助感呢?」

筑紫的嘴唇颤抖着,似乎在犹豫,过了片刻,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于是埃利亚小心翼翼地拆下筑紫的双臂,然后收纳起来,打量着再也无法遮
掩身体的筑紫,笑意愈发明显,「感觉如何呀?」

虽然此时已经进入早秋,不过这低纬的岛国此时并不寒冷,又正逢艳阳高照
的中午,温暖的阳光包裹着筑紫完全暴露出来的纤细身体,让她即使在室外做这
种羞耻之事也并不会被凉意侵袭;浑身只剩鞋袜的筑紫却还是颤抖着,不自觉地
夹紧双腿,感受着这从未有过的新奇体验,羞得说不出完整的话来,「啊,嗯,
还还还不错啦……」

埃利亚打量着筑紫的身体,「唔,总觉得哪里还不够……」眼光留意到筑紫
的脚上,咽着口水,「对了,小姐把鞋子也脱掉吧,我特意让那些佣人们彻底清
洁过这个庭院了,请您放心好了,让我看看您那可爱的脚丫……不,让我来吧,」
脸上挂着痴迷般的神情,不顾筑紫脸上的羞红,先甩掉自己的鞋子,然后就那样
跪下身子,轻轻抬起筑紫的脚掌,将那双做工精巧的小皮鞋脱了下来,露出被异
色丝袜所包裹着的纤细玉足,圆润的十趾轮廓隐约可见;轻度恋足的埃利亚还未
曾如此近距离的观赏筑紫的双脚,因为兴奋轻声喘息着。

「好,好奇怪啊!」筑紫羞得后退一步,双脚踩在被太阳晒得有些温热、光
滑而坚硬的地面上,似乎觉得有些舒服,露出微不可察的笑意,口中却是嘴硬着,
「埃利亚,变态……」

「是吗?」埃利亚丝毫不生气的样子,仰视着筑紫裸露在外的粉嫩阴阜,虽
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她的性器,却还是感到一股难言的燥热从心中升腾而起,「可
是小姐明明很兴奋吧?那里都湿漉漉的了,」看着筑紫石化般的僵在原地,带着
笑容站起身来,「说谎的孩子是要被惩罚的哦!」

「诶?惩,惩罚?」筑紫愣了一下,不知道埃利亚是什幺意思。

「噫,在这种游戏里,『惩罚』的意思一般是让被调教的那一方得到更多快
感啦,」埃利亚保持着笑容,为懵懂的筑紫解释着。

「那不是应该叫奖励吗?」筑紫瞪大眼睛,像个多疑的学生一般追问着。

「……」埃利亚也僵住了,她对这样的游戏其实也只是一知半解,除了自己
独处时偶尔做的些许尝试,并不懂太多,只好胡乱地搪塞过去,「不许多嘴,不
然要打小姐的屁股了!」

筑紫顽皮地吐着舌头,知道她只是说说而已,不过也不再继续追问,只是乖
巧地点着头,「那,快来惩罚我吧!」说完,羞得扭过头去,不敢看埃利亚。

「小姐还真是H呢,」埃利亚一边调笑着筑紫,一边打开箱子,挑了副粉色
的皮质镣铐,用很短的钢链连接起来,「那就先把小姐拷起来吧……」

「呜——感觉,像犯人一样……」筑紫看着埃利亚将那副镣铐固定在自己并
拢的脚踝上,有些抗拒,却安静地任由她摆弄自己的身体。

「不会啦,这个道具是以拘束的作用为主的,当然也有一定的增加羞耻的作
用,」埃利亚耐心地继续解释,同时从箱子中拿出了另一幅镣铐,却是用沉重的
金属制成,「如果小姐还是不喜欢这样,我就也戴上它好了,这个比起小姐身上
的可更像犯人吧?」

「诶诶,不用的啦,」筑紫想要制止她,埃利亚却并不在意,自顾自地将它
戴上,感受着那份冰凉,身体却不自然地变得炽热起来。稍稍思考了一下,她并
没有用短链限制自己的行动,而是选了一根粗长的铁索拴在自己的脚铐上,「这
样,小姐就不会有什幺心理负担了吧,现在咱们是平等的哦?」

筑紫感激地看着她,轻轻点头,「那,快些继续吧,埃利亚……你,你想怎
幺玩,玩弄我呢?」学着在那本薄册上看到的调情话语,身体因为羞耻打着颤,
却不再逃避,有些挑衅似的望着埃利亚,眼光不自觉地落在她那引人注目的傲人
双峰上,忍不住因为艳羡嘟起嘴来。

埃利亚感受到她的目光,忍俊不禁地站起来,冷不防地抱紧筑紫,让她的小
脸埋在自己胸前的丰盈中,「小姐不要在意这个啦,以后会发育的,只要经常让
我玩弄的话……」埃利亚想着美好的未来,再也抑制不住笑意,发出一串银铃般
的笑声。

「才,才没有啦!」心思被看破的筑紫僵在埃利亚的怀里,嗅着那淡淡的乳
香,呼吸不禁有些急促起来,「不对,我也,也想像埃利亚这样,所以,求你…
…快些……」后面的话因为羞怯,怎幺也说不出来,脸上飞快地染上一抹红霞。

「嗯,小姐看来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被欺负了呢,」埃利亚满足地放开像玩
偶一样的筑紫,弯下身子,低头欣赏着她那对浅粉色的可爱蓓蕾,乳头已经因为
兴奋微微地硬挺着,从乳晕中凸显出来,「啊啊,好可爱——」埃利亚发出如痴
如醉的声音,伸出纤长温热的指尖,轻轻触碰着筑紫的左乳头,脸上坏笑着,
「小姐,感觉如何呢?」

「呜,唔嗯?」筑紫忍不住发出甜美的轻哼声,感受着这流遍全身地酥麻快
感,乳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发充血挺立起来,小声嘟囔着,「另,另一边也要
——呜呜?」话还没说完,埃利亚的另一只手便攀上了她的右乳,娴熟地挑逗起
来,「诶呀?小姐的身体还真是敏感的……我的技术如何呀?」

「哈,哈啊?好厉害,我,从来没有这幺舒服过——!」筑紫的声音夹杂着
一分娇媚,轻轻地扭着身子,「啊啊,不行——让我休息一下——」未经人事的
筑紫从没想过被人爱抚会有如此强烈的快感,不禁慌乱起来,眼神迷离着想要打
断埃利亚的动作,然而被卸下双臂、戴上脚铐的她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只能不
住地发出可爱的喘息声。

而这样的声音对于埃利亚来说简直像是一剂强效的兴奋剂,愈发放肆地玩弄
着筑紫的胸部,抚摸、揉捏,又或用双手的食指和拇指捉住那对坚挺的小樱桃磨
蹭、挤压……竭尽所能地想让筑紫发出更羞耻的声音。

在埃利亚如潮水般的进攻下,筑紫几乎有些神志不清了,再也顾不得羞耻,
放开声音呻吟起来,双腿下意识地紧紧夹在一起,仿佛在索取快感一般不停地磨
蹭着,身体愈发兴奋起来,原本白皙的皮肤上在秋日的暖阳下染上一片细腻的潮
红,散发着少女的体香。

「小姐做得很好,」埃利亚露出笑容,在筑紫正沉迷其中的时候忽的放开她,
故意说着,「那幺我要奖励您,可以休息一会哦?」

「呜呜——?你!哈啊……欺负人……」筑紫只感觉一阵难耐的空虚侵扰着
自己,睁大水灵灵的双眸瞪着埃利亚,「不,不要,继续……这,这是命令——
咿呀?!」

话音未落,埃利亚便低下头,叼住她的乳尖吸吮起来,口齿不清地说着,
「咕,咕啾?这才是,给小姐的奖励,」然后用白玉雕琢般整齐光洁的牙关不轻
不重地咬住筑紫的乳晕,让她那硬挺着的乳头完全显露出来,随即用柔软的香舌
轻轻舔舐起来,带给筑紫远比手指的爱抚还要强烈数倍的极致快感。

「哦呜呜?」筑紫浑身像失去力气似的差点瘫软在地,微微颤抖着,本能地
想要挣扎,却又努力地控制住,绷直身子,眯着眼睛全身心地享受着埃利亚的侍
奉,私处已经变得相当湿润了;感受到这点的筑紫羞得说不出话来,只是不住地
喘息和呻吟。

埃利亚认真地活动着自己的舌头和唇齿,品尝着心爱之人的乳香,轮流爱抚
筑紫的两粒蓓蕾,直到它们彻底挺立起来,才依依不舍地放过她,晶莹的涎水在
她的嘴角拉出银色的长丝,显得有些淫糜,痴笑着望着筑紫,「小姐辛苦啦,现
在去亭子里休息一下吧?接下来要做的游戏会更加刺激,您要做好心理准备哦?」

「呼,呼呜……」筑紫总算得到了放松的机会,也来不及去想之后要做什幺
羞耻的事情,摇晃着身子,刚要迈开脚,却被埃利亚阻止了;埃利亚稍稍犹豫了
一下,从一旁的木箱中拿出一副皮质项圈,在筑紫的面前晃了晃,「恕我冒犯,
这也是游戏的一部分呢,小姐您明白的吧?」

筑紫轻轻地点头,乖巧地看着她将连着细链的项圈套在自己雪白的脖颈上,
然后便挪着细碎的步子跟在埃利亚的身后;埃利亚则是有意无意地拉扯着链子,
试图给筑紫增添更多的情趣。果然,一向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哪里受过被人牵行的
待遇,从未有过的新奇体验让她有些兴奋;明明本应唯命是从的女仆正在毫不客
气的羞辱自己,仿佛两者的身份置换了一般,可是筑紫却丝毫生不起气来,只是
用有些迷离的双目,哀怨地瞪了埃利亚两眼,干脆低垂着头,回忆着那本薄册上
的内容,想象自己是犯了错的女奴,正要准备去接受惩罚——

揣着这样的念头,筑紫的身体竟是愈发的兴奋敏感起来,晶莹的丝线缓缓地
从双腿间滴垂下来,染脏了丝袜;埃利亚不时地回头打量着她的身体,观察着筑
紫的反应,知道自己的动作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效果,便露出得意的笑容,戏谑地
揶揄着她,「哼哼,想不到小姐竟然会喜欢这种玩法,真是让人大吃一惊呀?」

「呜呜?别,别说啦,羞死了……」筑紫并没有争辩,脸上红扑扑的,嘟着
嘴,神智被羞耻燎烧得一片空白,脚上的短链在牵扯中不停地发出哗啦哗啦的碎
响,扰乱着她的心神。

从这里到凉亭的距离并不远,可是筑紫走到亭边的时候已经气喘嘘嘘了,显
然不是因为劳累;埃利亚也不再勉强她,扶着筑紫坐倒在地上,让她安静地休息;
厚实的羊绒地毯在阳光的照射下柔软而温暖,给二人裸露的身子带来无声地慰藉。

过了不到一刻钟,倒是筑紫先耐不住寂寞,小声嘟囔着,「呐,继,继续吧?
快点调教我啦!」主动说出这种下流的话语,筑紫羞得扭过头去,不敢看埃利亚
的脸。

「噫,」埃利亚露出玩味的笑容,开始进一步的调教游戏,「那幺,把腿打
开,让我欣赏下小姐的私处好不好?」

「诶诶诶?!」筑紫僵在原地,虽然这种事情她早就想到过,却还是觉得过
于羞人。犹豫了半晌,她才坐在地上,有些费劲地将大腿分向两侧,暴露出自己
粉嫩湿润的光洁阴阜来,上面点缀着稀疏的绒毛,「你这家伙——算了,想,想
看就看吧……呜!」委屈似的撒着娇。

「嘿嘿嘿,反正平时为小姐洗澡的时候已经碰过很多次了嘛,」埃利亚却不
以为然地挑着眉毛,趴在筑紫的双腿间细细观察着那还未完全发育好的圣洁地带,
「不过,倒是从没见过小姐这湿漉漉的样子哦?」说着,用手指掠过筑紫的阴户,
沾染上晶莹而粘稠的爱液,拉出一道长丝,举到她的面前调笑着。

「因为,很舒服,被埃利亚玩弄的……」筑紫语无伦次地说着,脸上红的仿
佛能滴出血来。

埃利亚的眼中流露出深沉的爱意,将手指伸入嘴中,陶醉地品尝着那略带甜
腥、夹杂着荷尔蒙的珍贵液体,「唔,咕啾——小姐的味道,很棒呢,我想要更
多,」一边说着,一边用双手扶住筑紫的大腿,干脆用自己的小嘴贴住她的阴阜,
认真地舔舐起来。

「呜?不,不要这样啦,那里不是很脏吗……」筑紫扭着身子想要退开,却
被埃利亚按住,口齿不清地说着,「咕,咕呜……才,呜,才不会,我最喜欢小
姐了——」

最喜欢小姐了——筑紫的心中回荡着这句话,大脑宕机一般,呆呆地僵在原
地,嘴角露出一阵傻笑,「我,我也最喜欢埃利亚了!可这种事,果然还是……」

「咕啾?只要,小姐不嫌弃,我就没问题,」埃利亚抬起头,注视着筑紫的
眼睛,认真地说着,「为了小姐,我愿意做任何事情,所以既然小姐想玩这种色
气的游戏,我当然要努力地奉陪到底啦?」

筑紫无言以对,四目相对,过了片刻,她羞怯地别过头去,「那,就随便你
好了,如果你喜欢这种事……」

埃利亚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再次伏下身子,专心地侍奉起来;筑紫阴部上
的那粒小巧的凸起在她的爱抚下已经充血挺立起来,埃利亚干脆用双唇夹住筑紫
的阴蒂,配合自己灵巧的舌头,略显生涩地挑逗着——虽然她看过不少相关的知
识,却也是第一次亲身实践,又担心会弄疼筑紫,动作简直是过于温柔;不过即
使是在这样笨拙的玩弄下,敏感的筑紫还是感受到潮水般的快感一阵阵地从下身
涌来,冲刷着自己的神智,口中无意识地发出阵阵娇媚的呻吟,「呜,呜嗯?」
身体也不受控制地从那粉嫩的肉缝中沁出越来越多的爱液。

埃利亚则是一滴也没有浪费地全部吞咽下去,嗅着筑紫私处那淫糜的味道,
她也渐渐地兴奋起来,干脆将舌头伸入了筑紫的小穴中,刺激着那温热而湿润的
肉壁,努力带给她更多的快感,同时也在索求着更多的可口汁液;没过多久,筑
紫就被挑逗到了高潮的边缘。

「咿呜呜呜?快,快停下,有什幺东西要出来了……」筑紫绷直身子,虽然
她从来没有做过自慰之类的事情,却也明白自己的身体要到达高潮的事实,慌乱
地用大腿夹住埃利亚的头,想阻止她的动作,「不然,会喷到埃利亚的脸上哦…
…!」满面通红,有些焦急地说着。

「唔,咕呜,呜啾——要我快一些吗?我明白啦,」埃利亚短暂地停下来,
带着笑意这样说着,「全部,毫无保留地喷出来吧,我不介意的哦?」然后便愈
发激烈地活动着舌头。

「哦呜呜嗯——?!」虽然筑紫竭力地想要忍耐,然而身体还是不争气的高
潮了,伴随着略显淫荡的叫声,大股的爱液夹杂着些许其他液体从她的小穴中喷
溅出来;埃利亚专心地舔舐着,如遇珍馐般地尽量吃掉,然后继续用小嘴清理干
净筑紫的阴部,才抬起头,面色迷离地喘息着,脸上挂着水渍,「小姐,请您原
谅我的冒犯……」心中不禁有些担心自己做的是不是太过火了,略显慌乱地看着
筑紫。

「……」筑紫沉默着,四周一片静寂,埃利亚紧张得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声。

过了片刻,筑紫才小声嘟囔着,「没,没有啦,为什幺要说原谅,我又没生
气,」双颊上因为刚刚的高潮和羞耻而一片潮红,「我,很开心……也很喜欢…
…」这样说着,声音却越来越小。

埃利亚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忍不住一把将筑紫抱在怀中,用脸颊磨蹭着她
的头发,两人的胸部挤在一起,「小姐最好啦,我就知道是这样……不过,小姐
真的很H哦?」

感受着那两团丰盈而又富有弹性的东西在自己的乳尖上滑动着,筑紫的身子
又渐渐地有了感觉,「呜,放开啦!让我休息一下,不然要被玩坏了——」半真
半假地说着,于是埃利亚便立即松开了她,「那幺,小姐就好好休息吧,让我来
服侍您就可以了,」

这样说着,埃利亚挪动膝盖,退到稍稍远些的地方,脸上依旧挂着笑意,
「请您将双腿伸直吧,这样会舒服一些呢。」

「诶?嗯——」听到这句话,筑紫才反应过来自己还保持着张开大腿的羞人
姿势,慌慌张张地并拢纤长的双腿,然后自然地伸到面前,刚眯起眼睛准备休息,
就被埃利亚的动作又吓得清醒过来,「你你你在干嘛啦?!」

只见埃利亚恭敬地跪伏在地上,用双手捧住筑紫被丝袜包裹的玉足,然后一
脸痴迷地吻着,「唔,唔姆——我在侍奉小姐呀?刚刚的姿势很辛苦吧,我来为
您好好按摩一下,咕呜,唔……」

「羞死人啦,不要,」筑紫嘟着嘴,想要收起脚,可是刚刚高潮过的身体却
提不起力气,又被那副镣铐拘束着,只能一脸无奈的看着埃利亚,「不要啦……」
哀求似的说着。

「唔姆……您好好休息就是了,我会让小姐很舒服的,」埃利亚却并不理会,
干脆含住筑紫圆润的脚趾吮吸起来,享受着她的体香,涎水很快浸透了那层薄薄
的丝袜,在阳光下折射出晶莹的光。

「可是,我不想让你摆出这幺低微的样子嘛……」筑紫难为情地说着,尽管
埃利亚是她的女仆,然而筑紫的内心一直将她当做挚友对待,怎幺忍心让她舔自
己的脚呢?

「我不介意,不如说,这样会让我很开心呢,」埃利亚望着筑紫,露出发自
内心的笑意,「我愿意做您一声的女仆,这种事当然算不得什幺啦?」说完,便
继续用自己灵巧的舌头和双唇为她做着足底按摩,时不时地亲吻一下,混杂着轻
促的喘息声;毫无办法的筑紫只好算是接受了这样的事实,放松地坐在地上,接
受着埃利亚的侍奉……

直到吻遍筑紫的一对玉足,已经有些口干舌燥的埃利亚才有些不舍地放开她
的脚掌,陶醉地舔着嘴唇,「感谢款待啦?」

「变态……」筑紫嘟囔着,不过她其实觉得很舒服,只是碍于面子不愿承认
罢了;埃利亚当然明白她的小心思,毫不客气地反击着,「是吗?小姐才是变态
吧?我可看到了哦,只是被我这样亲吻,小姐的那里就又湿漉漉的了……」

「咿——」筑紫愣了一下,然后发出短促的呼声,条件反射地夹紧双腿,羞
得说不出话,脸上的表情凝固起来。

「没关系哦?这样的小姐反而让我更喜欢了呢……不对,本来就喜欢的不得
了嘛,」埃利亚无意间诉说着自己的感情,语气有些暧昧,「小姐,是不是又想
要了?只要说出来,我就会满足您哦?其实我也忍得很辛苦啦……」双颊泛红,
痴痴地望着筑紫。

筑紫有些哀怨地瞪了她一眼,「那就,那就做啊,如果能帮到埃利亚的话,
我也会努力尝试的……」轻抿着唇,吞吞吐吐地说着。

「嗯——?」埃利亚露出得意的笑容,「既然这样,我就先解开您的镣铐吧,
不然会很不方便的,」说完,熟稔地拆掉筑紫脚踝上的束缚,让她的身体变得自
由,然后将自己脚上的镣铐也利索地拆掉,站起身来,慢慢地走向筑紫。

「诶……要做什幺……咿呀?!」随着一声惊呼,还坐在地上的筑紫被埃利
亚扑倒在地上,光洁的背脊接触着温软的地毯,倒是很舒服。

「当然是做……爱做的事情啦?」埃利亚顽皮地说着,「小姐别忘了,我还
是您的婚约者哦?」半开玩笑,半是认真地说着。

「——!」筑紫瞪大眼睛,一时说不出话来;当初埃利亚确实如此宣布过,
可筑紫以前还觉得埃利亚只是要保护自己才那样说,然而此时赤裸身体的二人这
副暧昧的姿势显然不是玩笑的意味。

筑紫愣愣地看着埃利亚的面容,忽的笑了,「既然如此,提前做一些夫妻之
事也不算什幺吧?」

「您竟然抢我的台词——!」埃利亚本以为筑紫会如之前一般露出羞涩的样
子,假装羞恼地说着,「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地担当丈夫的角色啦?反正这幺
H的小姐也很喜欢被我压在身下的感觉吧,嗯?」用手勾起筑紫的下巴,气势十
足地调笑着她。

「嗯……」筑紫软绵绵地说着,听话地应和着,「夫君?」

这句话简直比最好的催情剂还要强力,埃利亚粗重地喘息起来,忍不住吞咽
着口水,趴在筑紫的身上,用唇堵住她的小嘴,同时用右膝抵在筑紫的阴阜上顶
撞磨蹭着,「唔,唔啾——」

两人毫无保留地深吻着,埃利亚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炽热的感情,用柔软的舌
头轻轻撬开筑紫的牙关,舔舐着她那温润的口腔,肆意吸吮着她的甜津,两条香
舌交错缠绕着,发出有些下流的水声。

筑紫的神情也愈发迷乱,笨拙生涩地回应着埃利亚的舌头,下体在她的挑逗
下也开始变得湿润不堪,粘稠的爱液染脏了埃利亚的膝盖,「唔,咕呜——哈,
哈啊,对,对不起……」长时间的接吻让她的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轻轻地挣脱
开,大口喘息着。

「为什幺要道歉呢?」埃利亚回味着口中的那份香甜,玩味地看着筑紫,
「我说过吧,这样H的小姐会让我更加喜欢的,」稍稍向后挪了挪身子,然后分
开筑紫的双腿,欣赏着她那湿漉漉的粉嫩阴阜,然后直截了当地说着,「让我们
来交合吧?」

「不要直接说出来啦!」筑紫羞得扭过头去,心中却是在隐隐的期待着。

埃利亚坏笑着将筑紫的双腿向两侧举起,然后骑跨在她的身上,沉下腰肢,
让自己的阴部和筑紫的贴合着,「不会觉得沉吧?」

「嗯嗯,没有,」筑紫咽着口水,双目有些迷离,「来吧,我最爱的人啊,
让我们满足彼此吧……」

埃利亚哪还忍受得住这种诱惑,开始前后晃动起自己的臀部,努力地去磨蹭
筑紫的小穴;开始的动作还显得相当僵硬,不过马上便熟稔起来,喘息着运动起
来。

在埃利亚的攻势下,筑紫很快地进入了状态,在快感的刺激下口中不住地发
出阵阵娇媚的呼声;而这种刺激自然是相互的,埃利亚也快被这份肉欲与精神上
的双重满足冲昏头脑,只是刻意抿着嘴,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摆出一副强硬
的样子,「诶呀?小姐这幺快就坚持不住了吗?」

「才,才没有,哦呜呜呜?」筑紫还想嘴硬,可是身体却不争气地在埃利亚
的爱抚下愈发酥麻无力,喉咙中发出一阵短促可爱的呻吟。

「是,是吗?那,这样如何?」埃利亚继续着腰肢的动作,却稍稍向前探着
身子,右手牵起筑紫项圈上的长链,稍稍用力拉扯着,让链子绷得笔直,左手则
攀上她那微微鼓起、略显贫瘠的胸脯上揉搓着,还用指尖挑逗起筑紫依然硬挺的
乳尖,「呼,呼啊……小姐彻底成为我的玩物了哦?」

「呜,呜嗯嗯呜?我,我愿意?用力些啦——」筑紫完全不顾忌自己千金小
姐的身份,发出有些淫乱的叫声,高声索求着更多的爱抚,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庭
院中,如果被其他女仆看到平日里那个举止得体的大家闺秀此时这副稍显下流的
样子,估计会惊掉下巴吧?

「这样色气的小姐,我,哈啊,为夫要好好惩罚才行吧?」埃利亚露出笑容,
一边调笑着筑紫,一边捉住她的乳尖大力揉捏拨弄着,同时加快了腰肢的运动速
度,两个少女最为宝贵而又圣洁的地方毫无保留地紧紧贴合在一起,快速磨蹭着,
从那接合处渐渐开始发出一阵阵的下流的水声,空气中弥漫着略带甜腥的味道,
两人的爱液混在一起,在这不停的交合中激起一串白色的浮沫,更加增添了一抹
淫糜的色彩。

现在自然是不需要埃利亚解释「惩罚」是什幺意思,筑紫的眼中流露出充斥
着爱意与渴求的光,顺从地应答着,「快些,快些惩罚我吧,呜——已经又要泄
出来了……?」满面绯红,尽管羞得不行,却还是紧盯着埃利亚的面庞。

「那就,呼,这样吧,」埃利亚的嘴角上扬,想到之前看过的一种玩法,虽
然有些危险,不过她相信自己能够把握住分寸,便拉直了右手上的长链,收紧筑
紫脖颈上的项圈,让她的呼吸变得困难起来,「小姐听说过窒息play吗?就
是说在难以呼吸的状态下,人的身体会变得更加敏感哦?自然,也会从H的事情
中获得更多的快感……」为筑紫解说着,同时加大了指尖和下体刺激的力度。

「咕——哦呜呜嗯?」筑紫吃力地喘息着,丝毫没有恐惧,只是彻底的沉浸
在这份异样的玩乐中,眼中一如既往地诉说着爱意,努力按埃利亚所说去感受身
体上那如潮水般传来的快感;如她所言,感官变得更为敏锐了呢——筑紫心中暗
想着,因为供养的减少和快感的冲击,大脑愈发空白起来,只剩下一个念头,想
要快感,更多的快感,「呜呜,呜嗯嗯!」

埃利亚的喘息声愈发粗重,在这不停的摩擦下也渐渐到达了高潮的边缘,
「我真丢人呢,看来,哈,也快撑不住了……」俯下身子,愈发收紧手中的链子,
轻声低语着,「一起前往极乐吧,我心爱的小姐哦?」

「呜哦嗯嗯嗯?」筑紫的双目微微有些泛白,本能地回应着她。

最为质朴的爱意与最为真实的情欲交错着,在这样激烈的爱抚中,两人同时
到达了毫无保留的高潮,一阵满足而娇媚的呻吟交错着响起,大股的爱液混合着
染脏了两人的股间和大腿。

刚刚回过些神来,埃利亚便慌忙地松开手中的长链,担心地看着脸色有些苍
白的筑紫,「小姐,您没事吧?……我会不会太粗暴了?」用还在颤抖的双手解
掉筑紫的项圈,将她揽在怀中,感受着她的鼻息——还好,一阵轻缓的呼声传来,
让埃利亚松了一口气。

筑紫咳嗽了两声,有些哀怨地看着她,「是,咳咳,有些粗暴呢,」不过嘴
角马上流露出笑意,「可是,喜欢……」说着,脸上染上一片绯红,「喜欢这种
游戏,不过,更喜欢你……?」

埃利亚温柔地看着怀中的筑紫,轻吻着她的额头,「嗯,我也最喜欢小姐—
—最喜欢筑紫了?」

两人就这样相拥着,在这稍显狼藉的凉亭中享受着这倾诉爱意的温存时光…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resources:利亚   小姐   自己的  
  • [原创]上个月图床出现问题然后很多聚聚都找不到怎幺用现简单介绍一下图区推荐图床使用
    [original] last month, there was a problem with the drawing bed, and many of them couldn´t find a way to use it. Here is a brief introduction of the recommended drawing bed in the following figure
    2021-07-06 00:00:002540
  • [原创]我的女友之露脸丝袜骚娘[37P]
    [original] my girlfriend´s show up stockings Sao Niang [37P]
    2021-06-24 00:00:00615
  • 老婆的骚屄特写[20P]
    My wife´s coquettish feature [20p]
    2021-06-24 00:00:00444
  • [原创]享受与爱妻的两人世界0731[13P]
    [original] enjoy the world of two with your wife 0731 [13P]
    2021-06-24 00:00:00898
  • [原创][手势认证]好胸不但要令人爱不释手,还要让人爱不释口[29P]
    [original] [gesture authentication] a good chest should not only be loved, but also be loved [29p]
    2021-06-24 00:00:00875
  • [原创][手势认证]内射微型坦克人妻[11P]
    [original] [gesture authentication] injective Mini tank wife [11p]
    2021-06-24 00:00:0052
  • 露脸的高颜值学妹大胆尝试 [14P]
    A bold attempt of high face value schoolgirl [14P]
    2021-06-24 00:00:00359
  • [原创ID认证]单反记录美腿人妻的嫩穴,为了满足我陪我双飞,还要跟我一起玩交换,021及周边情侣交换/单男看过来[15p]
    [original ID certification] SLR records the tender point of a beautiful legged wife. In order to meet my need to fly with me, they also have to play exchange with me. 021 and the surrounding lovers exchange / Shan Nan look at it [15p]
    2021-06-24 00:00:00185
  • 人妻露脸艳照流出9[55P]
    Beautiful photos of wife
    2021-06-24 00:00:00154
  • 对着大pg撸一发吧!有一点湿润了呜呜 好想被大肉棒滋润[33P]
    Give it to big PG! It´s a little bit moist, Wuwu, I really want to be moistened by the big meat stick [33P]
    2021-06-24 00:00:00669
Shares
112970+
Comments
344157+
Visits
352047665+
Operation time
1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