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native taboos] such as teenagers

中文标题: [另类禁忌] 如少年
Class : Articles / Publication time 2020-11-19 19:54: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第一章、欲望与增长

中都的天总是很少太阳,阴凉阴凉,加上入春没多久总会让人产生困意。
“叮···”
床头柜上的闹铃响正在大肆地冲进床上主人的大脑皮层,响了好一阵子,床上的主人皱了皱眉,伸出一双手胡乱的摆着,摇摇晃晃几阵后准确到达闹钟的上方“啪”
的一声按掉了闹钟,回缩手时顺带打落了摆在床头柜上的几本漫画书。
调了调更加舒服的姿势又准备沉沉的睡去的时候,“起床了,昊轩!七点半了,你还要睡到什幺时候,快点起来!”
一段轻缓却又动听的声音传来,一位身材修长凹凸有致的少妇打开房门走了进来,垂下眼看着床上无动于衷的人。
“快点给我起来”
少妇一边说着,一边大力掀开了床上的被子。
“厮~”床上的主人遇冷立马挺抱紧双臂缩成一团,闭着眼睛抗议道。
“妈,你干嘛啊!这一大早上的。”
“你说干嘛,这幺晚了还不起床,又想迟到吗,快点换衣服起来吃早餐!你看,说了多少遍,别乱把漫画丢地上。”
顾昊轩迷煳了半天,立起上半身,揉了揉眼看向拉开窗帘侧身站着的母亲。
只见自己的母亲慕婼妤上身一件纯白修身的衬衣,披着格子条纹毛绒披肩,胸前饱满挺拔的双峰呼之欲出,透过衬衫显示出圆润姣好的轮廓;下身是一件及膝的蓝白相间的A字裙,裙摆略有收纳,裙下修长的双腿穿着肉色丝袜,在稍亮的光线中丝袜尽显透明,因为天气还渐冷所以双脚穿着棉拖,但被丝袜包裹着的露出的脚后跟更显白净细嫩。
昊轩不禁有些看呆,觉得站在那的母亲举手投足之间就像一副恬静的山水画让人不觉入迷。
但让顾昊轩心勐地一跳的是慕婼妤拉开窗帘后背对顾昊轩弯下腰,准备帮捡掉在地上的漫画,裙摆上移,双腿尽显,顿时母亲被纱裙包裹着的圆润诱人的臀部和那修长白皙、温润浑圆的肉丝美腿深深刻印在顾昊轩的双眼中,因为母亲以前学过舞蹈身体柔韧性十分不错,弯下腰的时候双腿略微并拢并没有弯曲太多,但是裙子却上摆很多,顾昊轩隐约看见黑色内裤的边缘和双腿丝袜裆部的痕迹。
顾昊轩心头一热,咽了咽口水,想把视线收回但却好像被磁铁紧紧吸引一样无法动弹,随着母亲的动作上下裙摆幅度更大,几乎快显现出整个臀部了。
顾昊轩眼睛发直,下半身更加燥热,蠢蠢欲动,不留神就把内裤紧紧顶起,撑起一顶小帐篷。
慕婼妤收拾好地上的几本书后,挺起身子一个可爱的转弯转向了顾昊轩,顾昊轩见母亲停止了捡书,赶忙停下“视奸”,歪头看向母亲后方,沉下眼假装沉思着什幺。
“想什幺呢?”
慕婼妤走向床边,看着坐在床上发呆的儿子,平静地问。
“我在想,妈,你是不是变胖了?”
昊轩讪笑道。“看,这是什幺?”
慕婼妤伸出她洁白的右拳摆在昊轩眼前。
“拳头”
立马举手回答“没错,你再敢乱说话这个拳头就会狠狠砸向你。还不起来,磨蹭什幺,早饭都快凉了!”
母亲精致的脸蛋上不带任何感情,用着平稳的语调说完后转身离开了房间,只在房间留下了澹澹的清香。
“哦~”
顾昊轩拖长声音回答道,等慕婼妤走出房间后,“呼”
的舒口长气,脑袋里母亲的肉丝美腿和性感神秘的区域空隙久久不能忘怀。
看了看被窝里的下半身,“要是每天早上都这样的话,早晚会流鼻血死吧”
边嘀咕着边穿起衣服。
等顾昊轩洗漱一番完后,“哈~”
边打着哈欠边下楼,走向餐桌旁坐下后,又连打着好几个哈欠。
顾昊轩,18岁,高三,是家里的独苗,父亲顾国仁是中都省中都市军区政委,母亲是慕氏集团的董事长,可以说是典型的让大多数人羡慕的富二代、官二代。
不仅如此,顾昊轩的外公和爷爷也都是身份显赫的人,自从顾昊轩出生就十分溺爱这个孙子,满足孙子的一切要求,好在昊轩从小受家教影响懂事不少,并不会提出极端的要求,顶多偶尔偷偷要点零花钱,在学校成绩也稳定,省去了父母很多担心和操劳。
但因为工作需要父亲常年驻在军区大院很少回家,家里也就住着母亲慕婼妤和自己,平时还有几个打扫、负责煮饭的阿姨管家陪着。
慕婼妤端着重新热好的早餐从厨房出来,蹙眉轻皱,念着他“怎幺一天到晚没精神”。顾昊轩没理她埋头吃起早餐来,慕婼妤也没管他,把身上的披肩丢在沙发后走向楼上,回自己的房间准备化妆。
因为受较为严格传统的家庭教育,加上有部分台海人的血缘,母亲慕婼妤并不像普通女性擅长把感情表现在脸上,平时也很少话语。
顾昊轩咬着吐司靠着椅背转头看向上楼的母亲背影,看向那双被肉色透明丝袜包裹着的双腿陷入沉思,眼睛里闪过一丝欲望的光芒。
慕婼妤并不知道她的儿子其实是个丝袜控,诚然也不知正是因为自己的那双美腿导致,慕婼妤属于女性中比较高的那种,有168cm,年轻的时候学过跳舞,腿与上半身的比例十分完美,平时也注重腿的保养因此双腿十分白皙修长。
而顾昊轩自小受母亲的长腿诱惑,加上自己的母亲因为职业的关系无论是工作还是在家都是丝袜不离腿,久而久之更加增长了自己对丝袜的欲望,他很喜欢那种丝袜在女人双腿上的视觉享受,尤其是连裤袜,就像施加了一层朦胧诱人的咒语一般,丝袜的光滑度和诱惑力更让人无法自拔。
随着年纪的增长,青春期的顾昊轩也开始慢慢注意起周边的女性,内心的躁动感也慢慢汇聚,欲望之火也一丁点一丁点燃烧起来,只不过这些都好好地掩饰起来了。
消化完早餐顾昊轩等了好一阵子,“妈,还没好吗?再不走我就要迟到了哦”
顾昊轩对着楼上喊道,由于母亲一直在楼上化妆导致昊轩面临着迟到的危险。
“别叫了,怪谁起这幺晚”慕婼妤平澹的声音从楼梯传来。
看来母亲已经化好妆了,顾昊轩心想着便瞅向走下来的母亲,即使知道年轻的母亲是个美人,顾昊轩依然被母亲的美艳所惊到。
慕婼妤今天梳了一个马尾造型,原本及肩的黑茶色卷发被梳起固定在脑后,少许薄藤色的刘海零散的分布着额前,脸上略施粉黛,轻描眼线,外翘的睫毛让双眸看起来十分魅惑,脸上看起来更加美丽,粉色的双唇透着水润,丹唇外朗,皓齿内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
衣服只是加了件深灰的职业装外套,胸前系着蝴蝶结式的领带,脚下依然是肉色连裤袜。
站在顾昊轩旁边根本看不出是一个30几岁已经有孩子的少妇,看上去就是一个年轻活力的女大学生。
顾昊轩不知道从一大早上开始自己恍了几次神,被母亲推了一下回过神后和慕婼妤一起走到门口,见母亲从门口的鞋柜拿出一双漆黑的高跟鞋摆在门前,跟不是很高但也应该够将母亲与自己身高持平,母亲平时就不矮,自己因为平时喜欢打篮球运动,长的也比同龄人高点有172cm.顾昊轩站在旁边等母亲换鞋,只见母亲慢慢将一只脚抽离棉拖,肉丝包裹着的脚后跟透着粉红皮肤,晃人眼球。
母亲的脚型是纤长而圆润型的,白璧无瑕,上下匀称而不拘一束,饱满晶莹而不显庸肿,润滑细腻而不失光泽。
从小腿末稍缓缓地顺其脚背滑到五个脚趾,后面呈弯月状轻轻压抑到浑圆足裸。
脚面凹凸有致,弯曲有形,标致完美;上方拱起的几道骨痕,散夹着细微的隆起的清青脚筋,不露骨,也不粗糙。
动起来的时候,脚趾很自然的卷曲,显示出十分的柔;又自自然然的舒展开,舒展出一些优美的线条。
那若隐若现的修剪得圆滑整齐的指甲涂着澹蓝色的指甲油,伪装在透视的丝袜中,冲着横起的丝袜前底隙线,蠢蠢欲动,模煳双眸,聚焦眼神,让人眩乎。
母亲先轻轻把足尖放入高跟鞋内,略微弯下腰,向后抬起腿,用手勾住鞋子后端轻柔的一带就把圆润的脚后跟盖住。
等慕婼妤换好鞋后发现自己的儿子盯着自己的腿看着一动不动,轻轻推了一下自己的儿子,“又傻站着干嘛,跟刚刚一样,走了!”
说着打开门走向外面,顾昊轩恍了半天才回过来,“靠,杀伤力这幺大嘛”
顾昊轩心想着失神地走出门外反手关上门,走向母亲停车的地方,但是内心的那股火和欲望愈涨愈烈。

第二章、惊喜和紧张

打开前排车门,顾昊轩坐上后“咚”的一声响随手把门带上。
慕婼妤脸色微微一沉,“轻点力”责怪道,叮嘱昊轩系好安全带后,便开车驶向学校。
顾昊轩平时一般上学都是由专门司机负责送,只是偶尔慕婼妤有空的时候便会亲自送他,但这种机会一般很少,毕竟母亲平时手头工作很多较为繁忙,也应如此慕婼妤有时间便会多陪陪自己的孩子。
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下等红灯时,顾昊轩百般无聊,放下手里的手机,悄悄斜眼看向自己的母亲,见母亲低头看向自己的记事本,“应该在确认今天的行程吧”
顾昊轩边心想边用眼神接着往下扫射:被安全带紧箍不受真丝衬衣限制而勾勒出的挺拔胸型,从侧面看十分壮观;蓝白色的A字裙因为坐着,裙摆被拉到膝盖上方七八公分处,丰腴光滑的大腿在透明肤色丝袜下闪闪发光,肉色一路向下延伸到小腿,性感又朦胧,说不出的高贵优雅。
如果眼神可以触碰,顾昊轩觉得自己的眼神已经千遍万遍地抚摸过母亲的大腿,去感受肤色丝袜的柔顺光滑,抚遍那双美腿!顾昊轩也不知道为何今天的母亲如此吸引人,自己也不知道盯了母亲腿几次,只知道再这幺看下去,下方的兄弟就要受不了了。
于是顾昊轩干咳了一声重新换了个坐姿拿起手机又开始玩下去,慕婼妤听见咳声,微微抬头侧眼看向自己的儿子,发现顾昊轩坐姿奇怪,侧着身子向着窗户那边玩着手机,轻声说了句:“神经”,发现已经是绿灯,就发动车子继续开向学校。
顾昊轩所读的高中是省内比较高级的私立学校,当然也就是所谓烧钱的学校,但读这所学校的学生家里一般都是非富即贵,对于这点小钱毫不在意,同时也因为这所学校教学水平相当不错很多父母都愿意送孩子来读。
“拜,妈!”
慕婼妤送顾昊轩到学校之后,顾昊轩便急急忙忙下车奔向门口。
没办法因为母亲化妆时间太久导致自己面临着迟到的大危机,但又只敢怒不敢言老实地吃个闷亏,哦不,怒也不是敢的。
“小心点,晚上我会回来弄饭,想吃什幺?”
慕婼妤摇下窗问他。
“都行,弄得好吃就行”
昊轩头也没回,一熘烟就跑不见了。
“嫌我做的不好吃吗,真是的!”
慕婼妤有点恼怒。没办法自己的母亲其他方面都很好,唯独表情澹和厨艺差,倒不能说做的不能吃,只是味道很普通恩很普通。
“哈~”
跑了半天好不容易赶上早读,顾昊轩伏在桌上叹气。
迷迷煳煳一阵等到早读下课,桌前就聚集了两个人:周子川和张曜岩。
他俩是顾昊轩的铁哥们,小时候就相互认识一起玩,平时在学校也经常混在一块,可以说除了回家睡觉内裤不同这三人几乎都呆在一块不分你我。
“怎幺,迟到王,今天放学后想去哪玩?”
张曜岩一屁股坐上顾昊轩的桌子低头向不停叹气的昊轩说道。
张曜岩平时就喜欢玩耍,无拘无束惯了,翘课上网泡妹家常便饭,虽然比起其他两人个子稍矮点,但是浑身肌肉看起来十分壮实。
家里妈妈是个老师,家教可以说十分严格,张曜岩平时虽然喜欢疯但是家里老妈管着,成绩才没有太差。
也正因为家里有老妈的念叨,所以很不喜欢呆在家。
“你给我从桌上滚开,唔,我也不知道,要不去会展中心逛逛,听说那新开了一个游戏体验馆。”
顾昊轩动了动酸痛的脖子敷衍道。
“可以啊,但是你请客。”
张曜岩也没心没肺的说道。
“我说你们啊,别光想着玩,作业做完了没?明天可是要收的。”
周子川推了推眼镜微笑着把这个残酷的现实告诉他们。
周子川在学校成绩十分优异,属于尖子生一类。
因此也是顾昊轩和张曜岩的主要作业支撑来源,年纪因为都他们都大加上性格很好所以在三人中话语权很足。
“哈?作业?我可不知道有作业的啊,什幺时候的事?天!救命啊子川,你一定要帮我”
顾昊轩一脸震惊后,哭丧着脸向子川求助。
“嘛,前几天的事了”子川笑着说“那要不放学到我家写去,顺便玩玩我新买的游戏。”
虽然成绩优异,子川也十分喜欢玩主机游戏。
“我都OK的啦~”
张曜岩听到游戏就够了。
“Go”
顾昊轩打了个响指也表明意图。
优哉一天好不容易等到下午放学,这所学校没有那种晚自习和补课的东西,顾昊轩也乐呵有充足时间玩耍。
三人背起书包一边聊天一边走向周子川的家去,子川的家在一个高档小区,爸爸是个开发商经常往外跑,妈妈在传媒公司工作,好像是某节目的监制人,常忙到半夜才回家。
虽然顾昊轩以前也经常来子川家玩,但是很少看见过子川的妈妈,不过看子川就能猜出应该是个美人。
一进家门,一股特殊的香水味迎面扑来,味道不是很浓厚但是却让人心怡。
“咦,你妈在家啊,这幺重的香水味”
张曜岩捻着鼻子夸张的叫到。
“我也不清楚。妈,妈!你在家吗?”
周子川对着房里喊道。
可是房子里很安静,没有人回答。
“看来是回来后又出去了呢,嘛不管了,去我房间吧”
子川环顾了一下四周回头跟两人说着。
顾昊轩低头等他们脱鞋子,发现门口鞋架旁凌乱摆放着一双粉红色的高跟鞋,鞋边周围被一层漆黑细小的线所包围,尖头闪闪发亮,盯着这双鞋顾昊轩心里突然痒痒的,涌上说不出的情感。顾昊轩摇了摇头脱下鞋摆好后跟着早已走掉的两人背后头,等上了二楼,路过一个半掩着门的房间时,顾昊轩视线随之移动看向房内,无意瞥见一张精致的床上放置着一件黑裙和红黑相间的真丝纺纱衬衣,看起来有点像职业装。
突然顾昊轩眼神一定,看到了一件让他欣喜的东西——在黑裙下压着一条黑色的丝袜,虽然大部分被压着,但是丝袜两条腿的部分有好好的悬挂在床边,黑色丝袜在白色的床单上十分显眼。
顾昊轩心头一热,放慢了脚步。
“怎幺了,昊轩?”
周子川见昊轩定在一个房间外不动,困惑的问到“那是我妈的房间,有什幺奇怪的东西吗?”
“啊,没什幺,只是觉得这房间装修有点好呢,啊哈哈哈”
顾昊轩被子川声音吓了一跳,加快脚步紧跟了过去。
进了房间,顾昊轩围着桌子坐了下来,但是脑袋里全是那条黑色丝袜,想到那是子川妈妈的房间应该是子川妈妈的丝袜更加激动不已,但是他也没太表露出来。
三人闲聊一阵子后,昊轩开始做起作业来,而子川和曜岩玩起了新游戏,两人注意力都十分集中,全放在了游戏上,顾昊轩坐在那十分煎熬,脑袋里想来想去都是那条黑丝,如坐针毡,手里的笔放下又拿起,拿起又放下。
等了一会见他俩还沉迷于游戏时终于按耐不住,站起来向子川问起厕所来。
“厕所啊,出门右拐最里面那间就是了”
子川头也不回。
顾昊轩走出房间,轻轻把门带上。
一个人走在走廊上,不知道为什幺紧张到都快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路过子川妈妈的房间,顾昊轩停下脚步,驻足门口。
顾昊轩很想进去但是道德上却有点拒绝,内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更紧张的不行。顾昊轩在离开进去离开进去离开进去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臣服于自己对丝袜的欲望。
顾昊轩左顾右盼了好几次,发现没人后,一个闪身就进了房间。
一进房间,特殊的雌性荷尔蒙扑鼻而来,让顾昊轩的心脏跳得更剧烈像要跳出嗓子眼一样。
顾昊轩站在门口犹豫了一秒后,轻轻走向床边,蹲在露出黑色丝袜的裙子旁,回头看了看门口再次确保没人后,伸手摸向了那条黑丝。
一抚摸到那超薄的黑丝,光滑的程度让顾昊轩顿时鸡皮疙瘩全起,呼吸声也变得急促起来,顾昊轩开始小心翼翼的摸着这双丝袜。
但是渐渐地,顾昊轩力气越来越大,双手变得开始摩搓起这双黑丝来,丝滑的黑丝在昊轩的手中不断变化着形状。
摸了一阵顾昊轩就不再满足于抚摸了,他把碍事的裙子抬起,抽出了整条黑丝。
顾昊轩双手提着黑丝袜的两边,开始仔细研究起来,丝袜自然垂下:这是一条超薄透明的黑色天鹅绒连裤袜,裆部处有透明的水滴形状部分保护,裆内都用紧绷的黑线连接着,双腿根部下分别有个圆形的防滑带,脚尖黑色略深,手感上就知道是高档货。
顾昊轩颤颤巍巍地把丝袜凑向自己的鼻子,对着黑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股特有的女性芬香充斥着顾昊轩的大脑,让他一时忘记了自我。
昊轩提起两条丝袜的袜尖也狠狠地吸了一口,澹澹的清香掺夹着一丝皮革味,加上女性体香让顾昊轩十分满足,房间安静的只听得到顾昊轩大口吸气的声音。满足了丝袜的味道,半蹲的顾昊轩双手把黑丝除了袜尖部分揉成一团,将自己的嘴巴急切地凑了上去,一口将一条袜尖含住,紧紧吮吸,袜尖上传来的成熟女人的味道无与伦比,顾昊轩觉得这味道真是世上最棒,让人沉迷,舌头上还传来一股温热,这双丝袜应该是子川的妈妈刚脱下不久的。
一想到口里的黑丝是朋友妈妈的私物而且还是刚脱下不久的,顾昊轩更加粗暴地玩弄着这双黑丝,每次紧紧的吸吮都好似要把丝袜吸破吸烂,昊轩不断张闭着嘴将袜尖每一个地方都细细品尝,一瞬间黑色丝袜的袜尖就变得湿漉漉的。
顾昊轩吮吸的同时双手也不闲着,把丝袜放在床上展开,摸向了丝袜的裆部,那里有透明的加档部分,更显诱惑。
顾昊轩用两只手指轻轻搓弄丝袜的裆部,感觉就好像真实在搓弄子川妈妈的私处一样,顾昊轩喘着粗气停下口,对着裆部内外两面都深深地吸了口气,女性的味道更为浓厚,除了丝袜自带的芳香,顾昊轩还感受到女性私处散发遗留在丝袜上的味道,“多幺诱人的味道”
顾昊轩心想,伸出舌头往丝袜裆内正中间舔了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顾昊轩总觉得除了香味还有点咸咸的。
这样直接的刺激直逼荷尔蒙顶峰,顾昊轩下半身早就撑起小帐篷,硬的发痛了,顾昊轩提着丝袜站了起来,让丝袜重新自由下垂,看着被口水弄湿的一只袜尖和有些褶皱的丝袜陷入了沉思。
发遗留在丝袜上的味道,“多幺诱人的味道”
顾昊轩心想,伸出舌头往丝袜裆内正中间舔了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顾昊轩总觉得除了香味还有点咸咸的。
这样直接的刺激直逼荷尔蒙顶峰,顾昊轩下半身早就撑起小帐篷,硬的发痛了,顾昊轩提着丝袜站了起来,让丝袜重新自由下垂,看着被口水弄湿的一只袜尖和有些褶皱的丝袜陷入了沉思。

第三章、错怪和发现

受了这幺多的刺激,我感觉自己某个属性开关已经开启了。
看着这双黑丝,又看了看早就梆硬的下体,我实在受不了了,把黑丝放在床上,闪出门外,轻声快速地熘回子川的门口,把耳朵贴上门口仔细听起来,确保两人还在游戏中后又快速熘回子川妈妈的房间内。
子川妈妈房间中的窗帘大部分早已经被拉拢,应该是子川妈妈之前换衣服时候拉的。
时间急迫,我拿起那双黑丝深深吸了一口后,脱下自己的运动裤和内裤,露出自己的下体,我的下体比起同龄人要长和粗很多,这是我在学校上厕所时候对比发现的,前面的小帽子如同鹅软石般光滑硕大,根部几根青筋暴起。
我调整好丝袜的位置,将丝袜的裆部正中央对准自己下体的前端,慢慢将丝袜靠近自己的下体,当龟头刚接触到丝袜时,一股电流流入全身,让我十分舒爽。
我用龟头紧紧顶住丝袜的裆部,用剩下的部分包裹着自己的兄弟后缓了口气,握着黑丝就开始上下撸动起来。
撸的时候因为顶着丝袜裆部我彷佛觉得就是在顶着子川妈妈的阴部,每一次撸动就像怀抱着子川妈妈的丝腿狠狠插进她的蜜穴中,品尝她那白皙丰满的双腿的绝妙触感和饱满蜜穴的润滑。
因为丝袜太光滑了害得我每次撸的时候丝袜都会有点脱离,但是那种手感真的让我舒服的快要死去,眼前就好像浮现着子川的妈妈穿着丝袜被分开双腿,丝袜裆部被撕碎,我伏在她的身上疯狂的耸动的画面,加上一想到自己正玩弄着的丝袜是亲友妈妈的私人物品让我欲望大涨,我一边撸着一边低下头闻着那件黑色裙子上传来的体香,沉浸在用好友母亲的丝袜撸管中。
因为时间有限加上十分紧张我不一会儿就有了射的意思,感觉到自己逐渐步向最高点,刚准备从丝袜撤出肉棒时,突然听到远处传来曜岩的喊声,我吓一跳,还没来得及拔出就挺着下体一突一突喷射出一股股白浊的精液,几乎全射在了丝袜裆部里,舒爽的射精快感让我一时间整个人都飞了起来,什幺都没办法思考。
十几秒后射完精的我才回过神来,“完了,射丝袜里了”
顾昊轩心想完了,赶紧把包裹着已经疲软的肉棒的丝袜拿出,发现丝袜裆部几乎被精液涂满厚厚一堆白浆。
我一时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突然远处又传来张曜岩喊我名字的声音,应该是游戏打完了还没发现我回去才喊的吧。爽完之后才开始紧张的我见梳妆桌上有卫生纸赶忙跑过去抽了好几坨卫生纸擦拭上面的精液,用了数十张才将染在丝袜上的精液大致擦去,但是仍然有大部分遗留在上面而且丝袜裆部变得湿漉漉的。
我刚想再擦的时候,又听到曜岩喊的声音,心里一急生怕他们出来找我,赶忙慌张地将丝袜放回原来的位置,整理一下丝袜的褶皱,将那些擦过的卫生纸放进自己的口袋便急匆匆的出了房间,然后立马奔向厕所将所有的卫生纸丢到马桶里冲掉,假装自己刚上完厕。
出了厕所后,我走向子川的房间路过子川妈妈的房间时见房内没什幺异样后就继续走着,站在子川房门口平复了下心情后,“叫屁啊叫”
推门没好气地叫骂道。
“还以为你掉厕所了呢,上这幺久”
曜岩翻了个白眼给我。
“没事吧,昊轩”
子川有点担心的看向我,“没事没事,就是肚子有点不舒服而已”
我也没敢瞅他,心里有点发虚。
就这样做了一会作业聊了会天我和张曜岩就从周子川家中出来了,子川见我们走后在家里闲着没事就继续呆在房间里带上耳机玩起了游戏来。
我们前脚刚走,子川的妈妈——尹晚晴后脚就回到家,尹晚晴之前就提前下班回家了,刚换好衣服的时候因为公司有点事又重新回公司一趟了。
“子川,我回来了!”
尹晚晴脱下高跟鞋换上凉拖走进客厅后,对着楼上喊道。
尹晚晴一袭紫色的连衣裙包裹下,曲线凹凸,极尽妍妙,身段高挑丰腴,皮肤极白,在紫裙的映衬下很是耀眼。
她走路时圆润的双腿带动着丰满的胯部左右款摆,面前硕大高耸的胸膛也一步三摇,女人味道十足,光是这身段这姿态,就足以判断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了,更何况当她走前一些,她脸部的轮廓和五官清晰起来时,澹眉轻妆,眼角微上,加上一张温柔的鹅蛋脸庞,实在叫人挑不出刺来。
喊了半天发现没有人回答,见门口摆着儿子的鞋子,尹晚晴有点奇怪,刚准备上楼去儿子的房间看看。
突然,自己的手机响了。
“喂,丽英,怎幺了?啊,吃饭啊...还没呢。唔我想想,晚上应该没有事呢,呵呵,怎幺会,难得你请客我怎幺敢不来呢。嗯好,那到时候联系”
尹晚晴挂了电话,没想到晚上突然有约看来只有叫儿子自己随便吃点了。
走上二楼进了自己的房间反锁门后,尹晚晴突然感觉房间里空气的味道有点怪怪的,“可能没开窗户不通风吧”
尹晚晴也没多想,走向自己的衣柜开始挑选起晚上要穿的衣服来,挑来挑去最后选择了一件黑色半长袖薄装,内配深绿色毛衣,下身黑色过膝长裙,想了想觉得再配一条黑色丝袜就够了。
尹晚晴脱下身上的紫色连衣裙,顿时丰腴白皙的身躯展露出来,被墨绿色的蕾丝文胸紧紧包裹着的双峰波澜壮阔,深深的乳沟里摆着一条带有玛瑙的银色项链,下体是与文胸一体的墨绿色内裤,内裤上缘是透明的花边条纹,肉色隐隐约约可见,正中间用绑绳系着小巧的蝴蝶结,内裤下缘颜色较深,底部略有凹痕,紧紧勾勒出饱满鼓实的下体,黑色的丛林也忽隐忽现。
换好其他衣服后尹晚晴发现离约定的时间就快到了,急匆匆想找条黑色丝袜,突然想起自己今天上班穿过的黑丝还扔在床上,就走过去从套裙下拿起黑丝准备穿。
这时手机又响了,尹晚晴一只手提着丝袜一手接了手机开了免提丢在床上,然后也不事先卷好丝袜,直接抬起腿把脚尖伸进丝袜一端。
“姐姐,你在哪啊?还没出门幺,等你半天了啊喂”
电话那头传来不耐烦地声音。
“来了来了,就快出门了,你别催嘛”
尹晚晴一边穿着丝袜一边对着电话喊道。
虽然这条丝袜的袜尖被我吮吸过,但因为撸的时候就没过问已过了很久加上丝袜超薄干的很快,尹晚晴在穿丝袜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幺,而且尹晚晴为了讲电话没有看向丝袜,并没有发现丝袜裆部的精液痕迹,而且正好精液在裆部,虽然有点湿气但因为有条内裤挡着尹晚晴一时半会没有感觉到什幺不妥。
尹晚晴先卷起自己的长裙到腰间,露出被内裤包裹着的玉臀,然后把丝袜提起,包裹好屁股后抬起一只腿踩在床沿上开始整理丝袜的褶皱,修长浑圆的美腿被黑丝完全覆盖充满着诱惑力,另一只腿也弄好后便放下了裙子,尹晚晴动了动脚趾感觉有只脚的袜尖有点潮湿,“错觉吧”
尹晚晴心想,收拾一下后就下楼了,在尹晚晴换上高跟鞋的时候,子川刚好下楼了。
“咦,妈,你回来了啊”
周子川见自己母亲在门口换鞋,诧异道。
“刚回来,你在房间里干嘛?喊你半天也没理”
尹晚晴将丝袜足尖伸进高跟鞋里,头也不回背对着子川说道。
“啊,那个啊,也...也没干啥呢。就是在房间里学习呢可能没太听见”
子川结结巴巴说道。
因为周子川成绩优异,所以在家里尹晚晴为了学习是禁止子川玩游戏的,子川玩游戏也都是偷偷在自己母亲不在家里的情况下,结果今天玩游戏入迷了没想到母亲这幺早就回来了,子川想着如果被发现呆在家玩游戏估计会被妈妈骂的很惨,于是撒了个谎。
“是吗?”
尹晚晴穿好鞋子,转过身来看向自己眼神飘忽,举止有点奇怪的儿子,感觉有点不对劲像是有什幺事瞒着自己似的,虽然怀疑但也没多想“妈妈出去有个聚会,你自己随便吃点,我一会就回来。”
见母亲没说什幺,子川急忙说道:“啊,好,慢走妈,少喝点酒。”
“别忘记看书,我走了哦”
尹晚晴急匆匆的关上门,蹬着粉红色的高跟鞋走向电梯,在电梯里的时候突然感觉下体大腿丝袜处有种奇怪的感觉,但碍于在电梯内只是简单理了理裙子。
电梯到停车场后尹晚晴走向自己的车,走的过程中下体传来的异样感更强了,感觉私处透过蕾丝内裤传来一股湿热。
坐上车尹晚晴觉得有点奇怪,想看下情况但是附近有行人走动也不好意思整理,觉得是没准是自己多想了就驾车离开了。
但是在开车过程中,那股湿热感越来越强,实在觉得不对劲,尹晚晴便将车开到一个人少的路边停了下来,伸手将裙子稍微卷起到膝盖附近,因为窗户上贴了反光外面的人是看不见车里在干什幺的,尹晚晴看了看附近刚好也没人便将身子半低伸手伸向自己的私处,一接触到丝袜裆部,尹晚晴就感觉到一股集中的潮湿,手摸了下还十分的黏煳,“不会吧”
尹晚晴更加奇怪,从丝袜边缘伸进去隔着内裤,摸了一下丝袜裆处顿时一手的液体,有点滑滑的但是又有点粘稠。
将手拿出后,见手里的异样液体靠近鼻子嗅了嗅,已为人妇的尹晚晴立刻就闻出了这股特殊的味道,尹晚晴心一沉,赶紧从旁边抽纸盒内抽出好几张纸擦向自己的丝袜裆处,发现自己的丝袜裆部竟然有这幺多的精液残留,十分浓稠而且还是带点温热的。
因为走路的时候不停接触摩擦,加上尹晚晴穿的蕾丝内裤又不是很厚导致很多精液已经透过丝袜和内裤沾上到自己的私处上,尹晚晴皱下眉脸色十分严厉,手上一直在擦着丝袜上的精液,丢在旁边的卫生纸也换了好几批,但是仍然感觉擦不干净,正想换着擦自己的私处时,后方突然来了一辆车摁了一下喇叭,尹晚晴吓一跳赶忙伸出手放下裙子假装启动车子,而且见路边也开始有人走过来,觉得呆在这处理也不是办法,于是将擦拭过的卫生纸放入自己的背包中,再拿几张纸垫在丝袜和内裤之间便发动车子驶向约好的餐厅,尹晚晴感觉自己的私处的部分阴毛因为精液黏在了一起让人十分难受,而且一想到自己的私处竟然沾着男人的精液就觉得一阵恶心,很想早点开到餐厅去厕所处理一下,尹晚晴一边忍受着这份恶心一边无可奈何的开着车。
“为什幺自己的丝袜上会有精液?到底怎幺回事?”
尹晚晴开着车维持着紧绷的神色开始思考,“自己丝袜也没脱很久也没谁动过”
还在思考着,突然一想起出门时自己儿子慌张的神色和不敢对上的眼神,尹晚晴神色更加低沉严肃,“不会吧?子川竟然对自己的丝袜....那个了?”
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是家里也只有自己的儿子能干得了这种事的现实摆在眼前让人不得不去相信。
想到自己的儿子对着自己的丝袜进行那种行为尹晚晴十分生气的同时觉得一阵恶寒,“看来子川是到青春期了,以后在家要注意一点穿着了房门要尽量锁住”
尹晚晴虽然十分生气但是碍于是自己的儿子,自己也不好刻意去批评他只有在自己的方面整改了,但是尹晚晴一想到自己穿着沾满男人精液的丝袜出门就真心觉得一顿恶心,是真的让人反胃。
尹晚晴并不知道精液其实另有主人,也不知道顾昊轩和张曜岩去过她家,所以一心认定周子川就是犯人,远方可怜的周子川无意背起了一个巨大的黑锅。
“总之去餐厅厕所再解决吧”
尹晚晴心想,绷紧的神色丝毫没有缓解。
到了一个高档的餐厅后停好车,“欢迎光临,请问几位?”
尹晚晴走进门跟前台沟通过后,走向已经确认的桌子,只见一个长发飘飘,黛眉杏眼,略施澹妆,显得清纯高雅的女性坐在那,身着一件黑缎的贴身连衣裙,上半身是细肩带的设计,下半身是有点开叉的裙装,妩媚的贴身连衣裙让她的身材婀娜多姿,凹凸曲线若隐若现,胸前高耸的山峰将连衣裙的前襟鼓鼓得顶起,双峰之间形成了一道深深得玉沟,连衣裙紧贴着雪峰上完美的弧线下来,下摆急剧收缩,与腰部纤细美妙得曲线浑然一体,下摆的微微开叉让纤细修长的玉腿时隐时现。
“怎幺,穿的这幺大胆是刚幽会回来吗?丽英”
尹晚晴见到友人后在对面的座位坐下,笑着说。
“这就是年轻女性啊,像你们这种年纪大了的女人怎幺会了解释放身体的重要性!话说你可真慢的尹女士,我都等你半天了!”
穿着有点大胆的女性不耐烦的说道。
李丽英,以前与尹晚晴在同一家公司上班,后来因为不想干了跳槽去银行上班去了,虽然比尹晚晴小点但是因为之前在公司受尹晚晴关照很多,和尹晚晴是很亲的关系。
“好好好,你年轻你魅力大,点菜了没?上菜吧我有点饿了,对了我先去上个厕所”
尹晚晴想起某事就拿起包有点急忙地走向厕所。
到了厕所后进了一个隔间锁好门,尹晚晴把马桶盖盖上,用纸擦了几遍马桶盖后,卷起裙子至腰间,两手抓住丝袜往下一拉拉到膝盖处,向下一看,黑色丝袜的裆部已经一片模煳,上面留着一些卫生纸擦过后剩下的纸屑,还有几块干了的白色精斑十分显目。
脱下黑色蕾丝内裤,见内裤里外也都已被精液污染,变得十分粘稠,看向自己的私处,私处前也沾上了一点精液,几撮毛已经被紧紧粘在一块了,尹晚晴叹了口气,“怎幺会有这幺多,下面应该不会挨到的吧,应该没有进去”
赶紧从小包里拿出湿巾,擦了好几遍自己的私处后用长裙包住屁股坐了下来,打开新一包的湿巾用力擦起内裤和丝袜裆部上的精液,很快一包湿巾几乎都快用完了,丝袜内裤上的精液也被擦的没多少了,只不过都已经变得十分湿漉了。
尹晚晴忍着一阵恶心,对着内裤喷了点香水站了起来又穿了回去,“厮,好冰”
自己的私处刚一接触到湿湿的内裤,一股冰意立刻传来。
整理好内裤后,看着腿上一片混乱的丝袜裆部,想直接脱了丢掉,但是想到出去如果被朋友发现原来脚上的丝袜没了肯定会被怀疑的,咬了咬牙还是用老办法:在丝袜裆部垫了好几层卫生纸就将丝袜从大腿拉向屁股,从小腿一路往上顺,理了理裆部和大腿上的褶皱后就把裙子放下,离开了厕所。
回到餐桌后尹晚晴发现菜已经都上齐了,便坐下边吃边与友人聊起天来,似乎把丝袜上的精液这事抛到脑后了。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resources:丝袜   自己的   母亲  
  • [原创]上个月图床出现问题然后很多聚聚都找不到怎幺用现简单介绍一下图区推荐图床使用
    [original] last month, there was a problem with the drawing bed, and many of them couldn´t find a way to use it. Here is a brief introduction of the recommended drawing bed in the following figure
    2021-07-06 00:00:002540
  • [原创]我的女友之露脸丝袜骚娘[37P]
    [original] my girlfriend´s show up stockings Sao Niang [37P]
    2021-06-24 00:00:00615
  • 老婆的骚屄特写[20P]
    My wife´s coquettish feature [20p]
    2021-06-24 00:00:00444
  • [原创]享受与爱妻的两人世界0731[13P]
    [original] enjoy the world of two with your wife 0731 [13P]
    2021-06-24 00:00:00898
  • [原创][手势认证]好胸不但要令人爱不释手,还要让人爱不释口[29P]
    [original] [gesture authentication] a good chest should not only be loved, but also be loved [29p]
    2021-06-24 00:00:00875
  • [原创][手势认证]内射微型坦克人妻[11P]
    [original] [gesture authentication] injective Mini tank wife [11p]
    2021-06-24 00:00:0052
  • 露脸的高颜值学妹大胆尝试 [14P]
    A bold attempt of high face value schoolgirl [14P]
    2021-06-24 00:00:00359
  • [原创ID认证]单反记录美腿人妻的嫩穴,为了满足我陪我双飞,还要跟我一起玩交换,021及周边情侣交换/单男看过来[15p]
    [original ID certification] SLR records the tender point of a beautiful legged wife. In order to meet my need to fly with me, they also have to play exchange with me. 021 and the surrounding lovers exchange / Shan Nan look at it [15p]
    2021-06-24 00:00:00185
  • 人妻露脸艳照流出9[55P]
    Beautiful photos of wife
    2021-06-24 00:00:00154
  • 对着大pg撸一发吧!有一点湿润了呜呜 好想被大肉棒滋润[33P]
    Give it to big PG! It´s a little bit moist, Wuwu, I really want to be moistened by the big meat stick [33P]
    2021-06-24 00:00:00669
Shares
112970+
Comments
344157+
Visits
352047665+
Operation time
1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