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rn fantasy] seven year itch (end of chapter 1-31) by winter night

中文标题: [现代奇幻] 七年之痒(1-31章完)作者:冬夜
Class : Articles / Publication time 2020-12-11 01:33: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第01章结婚纪念日
「喂!老公啊,别忘了今天是什麽日子啊!下班后记得来接我。我已经给爸
打过电话了,他会去幼稚园接晓晓,明早再送她上学。我得去上课了,拜拜!」
「喂!小惠……」
「嘟……嘟……」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老婆就挂了电话。
「大概怕我又有应酬吧!」我心想着。
老婆叫李慧,比我小两岁,是市实验小学的语文老师,而我在一个大型企业
的採购部门工作,平时应酬很多,经常回家很晚,老婆虽然对我有些抱怨,但还
是很支持我的工作。
在这样一个垄断国企的採购部门工作确实不容易,上下关係要打点,客户关
係要维係,还要时刻防备小报告,压力虽然大,但油水也很足。
因为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老婆在几天前就对我说了要一起去吃烛光晚
餐。这样重要的节日我当然不敢怠慢,老早就推掉了晚上的饭局,静静等待着下
班。
结婚七年了,过得可真快啊!女儿晓晓都五岁了,而我也刚过了而立之年。
七年的婚姻,激情已经不再,只剩下了平淡,甜蜜的爱情也变成了浓浓的亲
情。
回想当年我们刚结婚时的样子,每天两人都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有可爱的
孩子,稳定的工作,温馨的家庭。现在一切已经拥有,但那时的激情与甜蜜却再
也没有找回。
虽然当时我们的初夜充满了青涩,但身体却被激情和欲望填满着。那时的我
们几乎每天晚上都要缠绵一番,好像不知道疲倦是什麽一样。可是七年下来,每
天只是重複着上班、下班、回家、睡觉,机械式的生活让我们的思想变得麻木,
性生活也变成了例行公事。
我们对彼此的身体熟悉无比,就连身上哪长着颗痣都了若指掌,「左手握着
右手」大概是对我们最贴切的比喻了。
我们也曾经探讨过这个问题,也嚐试着增加一些情趣,但妻子多年的传统教
育让她很难接受那些她所谓的「伤风败俗」的东西。
下班后开车来到了实验小学门口,远远看去,妻子已经等在那了,米黄色
套装下的身体略微丰满,但在165公分身高的衬托下更显匀称,上衣被丰满的双
乳绷得有些变形,衣领开得很低,隐隐看到中间的沟壑,齐膝的短裙衬托出紧实
的翘臀,再配上肉色的丝袜和白色的细高跟鞋,对我仍然具有很强的杀伤力。
虽然没有了青春年少,但多了那种成熟少妇的气质,岁月并没有在妻子脸上
留下痕迹,白透红的肌肤、精緻的五官、略尖的下巴,过肩的长发随着微风飘
荡。
看到我的车停在了路边,妻子快步走了过来,我赶忙放下车窗:「老婆,没
迟到吧?」
妻子脸上露出了笑容,打开车门上了车:「还算准时。走吧,位子我已经订
好了。」
来到餐厅,我们在订好的位子坐下,妻子接过服务生送上的功能表,对我说
:「今天吃什麽?老公。」
「你点吧,今天我听你的。」
我拿着湿毛巾擦着手,头看了一眼服务生:「先来一瓶红酒,今天有什麽
主菜?」
只见服务生的眼睛紧盯着妻子的胸部,妻子两手拿着功能表,手肘撑在餐桌
上,那一对豪乳在两只胳膊的挤压下使得乳沟更加明显,衣领边缘处隐隐能看到
露出的蕾丝花边。
听到我问话,服务生急忙移开了目光,吞吞吐吐的回答:「哦……今……今
天的主菜是牛排,还有……」
菜很快就端了上来,那个服务生在放菜时仍不忘往妻子的胸部瞟一眼,我见
状咳嗽了一声,那小伙子就赶忙逃开了。
我和妻子一边吃,一边聊天,我嬉笑着把刚刚服务生的囧样小声说给了妻子
听,妻子害羞得脸马上就红了:「坏蛋,有人偷看你老婆你还笑。都是这衣服弄
的,以前你刚给我买时穿着刚好,现在怎麽这麽瘦了?唉!岁月不饶人,我快成
老太婆喽!」
我惊讶地看着妻子:「这衣服是……我们结婚一周年时我给你买的那件?」
「是啊!那时我刚去学校任教,你说为人师表,以前那些花花绿绿的衣服不
能再穿,正好赶上结婚一周年,所以就卖了身套装送我。唉!人老珠黄,你也不
把我放在心上了。」
说着说着,妻子就有些伤心,那哀怨的神情让我心有些难受。
「对不起,老婆。这几年我忙于工作,对你的关心太少了。你也知道,我那
工作压力很大,我们经理眼看也到了退休的年龄,多少双眼睛盯着那位置呢!」
「好了,老公,我也没说什麽,只是有些感怀而已。」
妻子不待我说完,就打断了我,表情平静的看着窗外,似在想着心事。
「来,老婆,庆祝我们结婚七周年,乾杯!」
我赶忙转移话题,今天这日子还是谈点开心的比较好。
这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一瓶红酒也被我们俩喝个乾净。餐厅离我们社区不
远,我开车抄小路回到住的社区,倒也没碰到交警。
妻子上楼时脚步有些踉跄,看来红酒后劲挺大,刚进门妻子就开始脱衣服:
「老公,我先去洗澡,这衣服穿着有些紧了。」
我关好门坐在沙发上休息,打开电视无聊的换着节目,卫生间这时已经传来
「哗哗」的流水声。
妻子打开卫生间的门朝我说:「老公,帮我拿一下换洗的衣服,就放在衣橱
。」
我拿着家居服走进卫生间,妻子在花洒下闭着眼睛,任由水流冲洗而下,流
过高耸雪白的双峰,在两枚暗红色的乳头上荡起了些许水花。虽然小腹已经有了
些赘肉,但并不是特别明显,浓密的倒三角矗立在双腿之间,更衬托出皮肤的白
嫩,修长的双腿下是两只晶莹剔透的玉足,红色的指甲油更显妖豔。应该说只要
是个男人看到这样一幅画麵,下麵都会蠢蠢欲动吧,但我却有些无动于衷,同样
的身体看了足足七年,大概是有点审美疲劳了。
「看什麽呢?坏蛋。」
妻子见我看着她的裸体,竟有些不好意思了。
「呃,老婆,你越来越漂亮了。」
「哪有,我又胖了呢!你看这,还有这……」
妻子用手指着小腹和手肘上边不满的说道。
「你那是丰满,我老婆身材最棒了,前凸后翘,多一分则多,少一分则少,
刚刚好。」
我赶紧马屁奉上。
「油嘴滑舌,来帮我擦背。」
老婆递给我沐浴乳就转过了身,脸上洋溢着满意的笑容。
我把沐浴乳倒在浴花上,开始为老婆擦背,浓浓的泡沫在平坦的背部越聚越
多,已经开始向屁股上流去,我马上蹲下身为老婆擦洗屁股和大腿。由于生过孩
子,妻子的胯部显得很宽,肥大的屁股微微上翘,中间被深深的股缝一分为二,
股缝下露出的几根阴毛在嫩白的皮肤下清晰可见。
正擦洗着,妻子转过了身,乌黑浓密的阴毛正对着我的鼻尖,暗红色的阴唇
在泡沫中若隐若现,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芳草气息。
「老公,一起洗吧!」
妻子说。我头看着妻子,她那水汪汪的眼睛好像会说话:「老公,我想要。」
我站起身将衣服脱去,妻子反而蹲了下来,两手慢慢将我的内裤褪下,有些发胀
的下体终于没有了束缚,在空中晃动着跃跃欲试。
妻子一手拿着花洒在我的下体冲洗,一手在卵蛋上慢慢抚摸,温度在上升,
血流在加快。
放下花洒,妻子扶着肉棒根部,张开小嘴就将龟头吞了进去,「哦……」
我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只觉我的龟头被一个温暖的所在包围着,而且还有一
条黏滑的小虫在钻来钻去,我知道,那是老婆的勾人小舌,随后妻子两手扶着肉
棒根部用嘴来回的套弄起来。
随着套弄,肉棒在妻子小嘴内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无奈地退出了肉棒,妻
子改用她那丁香小舌来回舔弄,由龟头上的马眼慢慢往下,滑过坚硬的棒体,来
到两颗卵蛋上,用舌尖在上麵划着圆圈。
「哦……老婆,好舒服……」
妻子为我口交的次数并不少,但每次都是应付工作一样舔几下完事,像今天
那麽主动的服侍却并不多见。
老婆眼看着我,那迷离的眼神和脸上的表情显得那样的淫荡,嘴上的工作
并没有停,那灵活湿滑的小舌重又回到了我坚挺的肉棒上麵。
在妻子的舔弄下,我的呼吸越来越重,海绵体中的血液越聚越多,让我感到
有些难以忍受,我的肉棒现在急需插入的感觉来缓解不适,于是我两手扶住妻子
的头,腰部向前一挺,坚硬的肉棒几乎尽根没入妻子的口中,觉得龟头顶到了什
麽东西,很难再向前一步。
妻子在我突然的举动下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随后两手用力一推我的大腿,
肉棒已被她吐了出来。
「咳咳……你想憋死我呀!咳……」
妻子眼中噙泪,对我不满道。
我看到妻子的摸样,心也有些不忍,蹲下来双手抚摸着她的脸,柔声说:
「对不起!老婆,刚才真的太舒服了。你没事吧?」
「你是舒服了,差点憋死我。」
妻子好像有些生气。
「哪能呢!A片上你又不是没看过,不会有事的,我们注意点就好。来,我
们继续吧!」
我好言劝慰着妻子,下麵的兄弟还等着呢,可不能半途而废。「饶了我吧!
我可不来了,赶紧洗洗出去吧!」
妻子说完站起身就要继续洗澡,我也赶忙站起来一把抱住了她,两具裸体紧
紧连在了一起。
我腾出一只手,握住在沐浴乳润滑下的乳房揉捏起来:「老婆,刚好在兴头
上,你要是走了,小弟弟可是要抗议的。」
「坏蛋,我只是说出去,又没说别的。赶紧洗洗,我在床上等你。」
妻子对我笑了笑,边说着边冲洗起来。
自从我们结婚以来,在性爱上我没有勉强妻子做过任何事情,只要她开口说
「不」,我就会马上停止,然后想办法迂回前进。体位的变换、乳交、口交等等
每一次的新花样我都费了很大的口舌才得到她的同意,甚至当初一起看A片她都
会不好意思。
「好吧!」
我无奈地应和着,低头看了看已经有些变软了的肉棒,只好拿过肥皂开始洗
澡。
第02章神秘电话
我胡乱地冲洗一番,只穿上内裤就出了卫生间。
客厅的灯已经关了,卧室的门虚掩着,昏黄的灯光透过门缝投射在客厅的地
板上麵。我快步走到卧室门前,轻轻推开了门,妻子斜靠在床头,怔怔的望着床
对麵墙上我们结婚五周年时照的全家福照片。
她乌黑的长发已经盘起,只有额前垂下了几缕,居家服已经不见,上身是一
件黑色吊带的纱製睡衣,半透明的布料将两个乳房映衬的更加诱人,两粒乳头在
黑纱中隐约看到已经翘起。这上衣的下摆很低,妻子虽然坐靠在床头,下身的黑
色内裤依然能够看到,由于双腿交叠,只能看见中间的一小片蕾丝由两根细线连
接到后麵。
听到关门声,妻子才把目光移到我的身上:「那麽快就洗完了?防盗门上锁
了吗?」
我们社区治安不太好,去年我们家就曾被小偷光顾过,虽然损失了些财物,
但幸好当时我们都不在,人才没受到伤害。那事过后,妻子好长时间都不敢自己
呆在家,到现在每晚睡前都要我锁好门窗才行。
我走到床边对她说:「都关好了。在想什麽呢?那麽入神。」
「没什麽,就是学校的事。」
妻子起身半跪在床沿,伸出双手搂着我的脖子说:「老公,今天我美吗?」
「美,我老婆每天都那麽美。」
我将两手轻轻放在老婆的细腰上麵,慢慢抚摸着她那如牛奶般嫩滑的肌肤。
听到我的回答,妻子满意的笑了,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双手搂得更紧了:「老
公,我爱你!抱着你的感觉太好了,让我觉得好踏实。」
我的双手慢慢游到了妻子的两片臀瓣上麵,时而轻抚、时而用力,丁字小内
裤已经陷入了臀瓣中间:「傻样,你不是每天都抱着我睡觉嘛!」
「老公,我就想每天这样抱着你,什麽也不做,什麽也不想。」
妻子今天似乎有些不对,我刚想问她,嘴就被她的双唇堵住了,嘴还呜咽
道:「老公,好好爱我。」
我只能被动地应和着妻子的汹涌攻势,妻子吻着我的双唇,吻着我的脸颊,
吻着我的耳根……我闭着眼睛站在那享受着,体内的火焰再一次燃烧起来。内
裤已经被顶起了一个小帐篷,妻子隔着内裤用手摩擦着我的肉棒,嘴上依然不停
歇的吻着我。
我有些惊讶妻子今天近乎疯狂的主动,以前我们每次做爱,大多都是我的要
求,妻子只会被动的接受,虽然有时也会疯狂一下,但那都是经过我百般挑逗,
不上不下的时候。
妻子把我拉倒在床上,急迫的褪下我的内裤,弯下身子就吞吐起来。我也不
闲着,抚摸着妻子撅起的屁股,顺着股缝摸到了她幽暗的小蜜穴,黏黏滑滑的,
内裤显然已经湿透了。
我双手扳过妻子的大腿,让她跪趴在我的身上,拨开细小的丁字内裤,小蜜
穴终于呈现在我的麵前。妻子的大阴唇呈暗红色,两边的毛发比较稀,但都已被
淫水打湿,微张的肉缝中还在孕酿着更多的淫液,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着亮光。
「咕咚……」
我咽了下口水,伸出舌头向妻子的小蜜穴舔去,入口湿滑,还有淡淡的腥咸
味,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无疑就是琼浆玉露,我大口的舔食着,不放过任何一个
角落。
「嗯!」
妻子被我舔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开始扭动起了屁股,我只好把头离了床单
,随着妻子屁股的摆动上下求索。
「啊……」
没一会妻子就受不了了,她吐出口中的肉棒,坐起身子转过身来脱掉了上身
的薄丝睡衣,双手撑着我的肩膀,屁股慢慢移到肉棒上方,我的肉棒在妻子的舔
弄下直挺挺的竖立着,龟头上泛着红光。
妻子低头看着我的肉棒,屁股慢慢往下坐去,我双手撑着头也注视着我俩的
交合部位,看着妻子的小穴慢慢把我那坚硬的肉棒一点点吞吃乾净,最后一点缝
隙也没留下,只剩两人的阴毛叠在了一起。
妻子坐直了身子,双眼微眯,好像在品味着肉棒在她体内充实的感觉。慢慢
地,她开始上下微弱的活动,身子起来一点,接着又慢慢坐下。我的肉棒被妻子
的穴肉包裹着,温暖而且柔软,虽然妻子动作的幅度不大,但每一次下坐都让我
感到龟头顶到了她的花心。
随着妻子身体坐起的距离一次比一次大,坐回的力度也一次比一次更猛烈,
「啪!啪!」
的撞击声夹杂着妻子的呻吟声此起彼伏。这时的妻子与平日的端庄秀丽判若
两人,她的双手停下了对自己乳房的抚摸,拿着我的双手往她那上下摆动的乳房
上按去,我用力地揉捏着,感受着手中的柔荑,雪白的乳肉在指缝中被挤出,两
颗如樱桃般的乳头在我手中变得更加硬实。
下体的交合处已经发出「噗叽、噗叽」的水声,我的阴毛上麵满是妻子流出
的淫液。妻子的动作越来越快,我也即将要到达爆发的边缘,而妻子好像还差那
麽一点点。我想起身换个姿势,但被老婆又摁回了床上。妻子不断地上下动作,
嘴也不时发出「嗯……嗯……啊……」
的轻哼声,尽管我竭力地抑製着射精的冲动,但精关难守,随着我「嗬……」
的一声喷涌而出。
「还差一点,老公,嗯……」
妻子仍在那上下蠕动着,脸上那种难受的纠结显而易见。感觉到体内的肉
棒在慢慢变软,妻子也缓缓停下了动作,趴在我的身上喘息着。
我双手抚摸着妻子的背,上麵已经有些细微的汗珠,我有点歉疚的对她说:
「老婆,要不我帮你用手吧,用嘴也成。」
作为一个男人,竟然没有让自己的女人高潮,心还是挺不是滋味的。
妻子慢慢地起身将我那软掉的肉棒退了出来,在我嘴上亲了一下,然后躺在
我怀柔声说:「老公,我很舒服,只要你爱我我就满足了,况且我们以前又不
是没有过高潮,何必在意每次都要到高潮呢?」
「我爱你,老婆。谢谢你!」
我搂着妻子吻着她的额头,感受到她的平静,最后我也慢慢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醒来见身上盖着被子,妻子已不在我的身边。我穿上睡衣出
了卧室,听到厨房传来的油烟机的声音,心想妻子正在准备早饭吧!
我悄悄走到厨房门边,想突然出现吓她一下,却听见她正小声的在和谁说着
话:「不行,我早上有课出不去……下午也……好……好吧,你……」
还没等她说完,那边好像就挂了电话。我偷偷的望着妻子,她放下手机后就
怔怔的望着窗外,那表情和昨晚坐在床上时一模一样。
「喂,鸡蛋要糊啦!」
我闻到了一股焦糊味,赶紧大喊道。
「啊!哎呀!」
妻子急忙关火,唏哩哗啦的忙碌一番,我只好帮妻子一起做完早餐。
吃早饭时,我试探着问妻子:「刚才想什麽呢?鸡蛋糊了都不知道。」
见妻子只是埋头吃饭,我又问:「刚才是谁的电话啊?那麽早就打来。」
「哦,是……是萍萍打来的,约我下午去……逛街。」
妻子喝着牛奶,连头也不的接着说:「学校马上要评职称了,我心没底
,有点担心评不上。」
「哦,是萍萍啊?」
我将信将疑道:「这次评不上职称,还有下次呢!别担心,顺其自然就好。」
萍萍是老婆的闺蜜,两人关係一直很好,经常约妻子一起逛街,但用得着这
麽早就打电话麽?还有,联想到妻子昨晚的异样,妻子真的是因为担心评不上职
称而发呆的吗?
没等我开口再问,妻子就站了起来:「我吃完了。老公,我去上班了,碗筷
等我回来收拾就行。」
「我开车送你吧!」
我说着话也要起身,「不用了,又不同路,坐公交两站就到了。拜拜,老公。」
妻子打开防盗门后朝我挥挥手,然后就关门离去。
「登登登登……」
听着妻子高跟鞋的声音渐渐消失,房间内变得安静下来。
我吃完早饭又把碗筷收拾乾净,看看墙上的挂锺,也到我去上班的时间了。
穿好衣服关门下楼,我嚐试着不去想妻子的事情,但她早上的异样始终挂在
我的心头,一直到了公司也没想通是怎麽回事。
「可能老婆真的比较在意这次评职。算了,大概是我多心了,还是赶紧干活
吧!」收拾好情绪,我又投入到一天的忙碌之中。
第03章酒宴
这几年我们公司发展得很快,我的工作量也跟着不断增加,加班、应酬是家
常便饭,而妻子的工作基本上是定量的,还有大把的休息时间可以挥霍,这就造
成了我和妻子很少有时间在一起谈心和沟通的机会。
一开始妻子也表示出对我的不满,我只好百般劝慰。随着女儿的降生,妻子
的重心很快就转移了,对我基本上是放任自流,而我也在同事和客户不断的腐蚀
下,频频出入酒店、KTV、洗浴中心等场所。
一直以来妻子对我都很放心,我在外有应酬只要和她打个招呼就行,并没有
什麽「约法三章」之类的东西存在,而我也投桃报李,晚上尽量早点回家。
今年我们公司准备上一个比较大的专案,现在已经到了招投标阶段,所以我
们部门这几天都是门庭若市,谘询的、投标的、找熟人的应有尽有。
中午快下班时,我在办公室处理着上午的档,「你好,是张经理吗?」
我头看到一个三十岁左右、身穿深黑色西装、头戴眼镜的男子在门口站立。
我礼貌性的笑道:「你好,我姓张,是副经理。」
那男子听我说完,走到我办公桌前笑着说:「嗬嗬,我是东成贸易公司的,
想找您谈谈这次招标採购的事情。」
「哦,请问你们公司的标书投了吗?」
见他点了下头,我又接着说:「那就等着下月开标就行了。」
眼镜男依旧笑咪咪的说:「嗬嗬,这次的竞争很激烈啊,还望张经理多多关
照,晚上我在锦江酒店略备薄酒,希望张经理赏光。」
我听后皱起了眉头,东城公司是这两年迅速崛起的一个企业,老闆很神秘,
我只知道姓陈,据说与某些黑势力有联係。这样的企业最难缠,第一次接触是不
能轻易上酒桌的,何况还背着老刘(我们採购部的一把手)于是说道:「下午还
有事情呢,晚上不好说啊!」
眼镜男好像是我肚子的蛔虫,他用手撑着办公桌往我身前凑来,小声说:
「嗬嗬,刘经理那边不用担心,晚上他另有安排。下午下班需要我来接您吗?」
必要的矜持还是要有的,「这……下午再说吧!」
我回道。
下午下班后,我开车来到锦江酒店,眼镜男下班前又打来电话,说他们公司
怎样怎样,请我一定要赏脸,刘经理那边都安排好了等等。我心想既然老刘也有
参与,我还装什麽样?到时候彼此心照不宣。
停好车后我给妻子打了个电话,「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
拨。」
我心想着:「这个时间妻子应该接完女儿放学回家了才对,怎麽会关机呢?
大概手机没电了,等会再打吧!」迈步进了酒店。
来到电话中约好的房间,眼镜男已经等在那,偌大的房间就我们两人,寒
暄一番后分宾主坐下,他就冲旁边站着的服务员点了一下头。菜很快就摆满了一
桌,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们很快的就熟络起来,彼此不停地敬酒,很快我就
有些晕呼呼的了。
眼镜男这时从口袋掏出一张卡片放在我麵前的桌上,低声说:「招标的事
情还望张经理多多关照,贵公司有什麽动向希望能及时通知我。小小心意,请笑
纳。」
我看着桌上那张银行卡,缓缓说道:「这是干什麽?你赶快收起来,招标的
事情也不是我自己能作主的。」
眼镜男没有再说什麽,银行卡也没有收起,只是频频向我敬酒。
差不多八点多的时候,我接到了妻子的电话:「老公,你……在哪?」
我走到房间外麵说:「哦,我在外边有应酬,晚点回去。我下午打你电话你
关机了。」
妻子向我解释说:「嗯,我……我手机没电了。那你……少喝点,路上注意
安全。」
回到房间我和眼镜男又喝了一些酒,看看表已经九点多了,我已经快站不起
来了,就对眼镜男说:「不行了,再喝就多了,今天就到这吧!」
「那好,咱去上麵做个按摩,休息一下醒醒酒再走吧!」
眼镜男向我建议:「这的服务很棒的。」
我没有推辞,跟着他坐电梯来到七楼,六楼的足疗我去过,七楼还是第一次
来。
电梯门刚打开,就听见:「您好,欢迎光临!」
只见电梯门两侧站着两个正弯腰鞠躬的女孩,穿着统一製式的连衣短裙,裙
摆刚刚遮住屁股,现在弯着腰都能看见露出的一抹臀肉。
眼镜男对这很熟悉,径直去服务台拿了两张号牌,转身递给我一张:「休
息一下,醒醒酒再回去吧!」
「三九。」
我按号码开门进了房间,昏暗的灯光照得房间内有些模糊,正对门的墙上挂
着一张很大的镜子,一张圆形的大床摆在房间左侧,床对麵是一个电视柜,上麵
放着一台老式的电视机,右墙角有一个小型的淋浴房。我揉揉微涨的太阳穴,脱
了衣服走进淋浴房……洗完澡后舒服多了,就是头还晕晕的,我用毛巾擦着头发
走出来,「你好,请问由我为您服务可以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我头看去,一个穿着製式小短裙的女孩站在
圆床边,大概十八、九岁,扎着马尾,身材略瘦,胸部比较突出,手拎个小包。
我一愣神,赶紧拿着浴巾围住了下身,朝女孩尴尬的笑了笑:「你好!怎麽
称呼?」
女孩也笑了笑,说:「三九。先生,请您趴在床上。」
她回答得有些机械,大概对所有的客人都是这样说吧?
我围着浴巾走到床边,趴在那张大圆床上,两手枕着头,闭上了眼睛。
第04章冰与火
我趴在那张大圆床上,享受着女孩冰凉的双手在我背上揉捏着,这样的场所
我也来过几次,短暂的尴尬过后我就放鬆下来,于是对女孩调笑说:「三九是你
的号码吧,没有名字吗?」
女孩一边按着我的背,一边说:「先生叫我婷婷也行。」
我趴在那笑了笑,说:「手法不错,轻重适宜,以后还要来捧你的场。别先
生先生的,叫哥。」
女孩没有说话,继续给我按摩。过了一会,我听见一阵唏嗦的声音响起,随
后就感觉到背上有两个柔软的小球在滚来滚去,我睁开眼睛朝墙上挂着的镜子瞧
去,只见女孩已经脱得一丝不挂,双手趴在我身侧,正用乳房上的两粒乳头在我
背上画着圆圈,由肩膀开始,慢慢移到背部,再到屁股,往下到大腿、小腿。
看着镜子女孩的动作,感受着女孩两粒翘起的乳头在我身上游走,我的肉
棒迅速的鼓涨起来。女孩大概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笑了笑,停下了动作说:
「先生,请把身子翻转过来。」
我慢慢翻过了身子躺好,浴巾已不知道什麽时候被解开,肉棒失去了身体的
压迫在左右晃动着。女孩表情依旧,反倒是我有些紧张,我在心自问:「第一
次和眼镜男出来就干这种事,会不会不太好啊?还有小惠,回去后她会不会怀疑
呢?」我躺在那乱七八糟的想着心事,女孩却一刻也没停,她用手在肉棒上轻轻
撸动了两下,龟头就冲破了包皮的束缚暴露在了空气中。接着女孩顺势趴在我的
两腿之上,双手扶着她那虽不大但坚挺的乳房将我的肉棒包裹在了乳沟。看着
我的龟头在女孩的乳沟中进进出出,感受着年轻乳房的饱胀,我瞬间就抛开了心
那些乱糟糟的念头,笑着说:「你好像比我还急。」
女孩头看着我,脸上带着微笑说:「那是因为你这东西好啊!」
女孩乳交了一会便停下,我已能感受到马眼处流出了一点液体。接着她跪爬
到床头柜边,那放着两个一次性的纸杯,女孩在其中一个纸杯拿出了一块葡
萄大小的冰块放进嘴,转过身就趴在了我身上,小嘴正对着我一侧的乳头。她
半含着冰块的嘴贴在了我的乳头上,「嘶……」
一阵凉意传来,我不禁深吸了口气。紧接着那处冰凉就转到了另一侧的乳头
,然后是肚皮、小腹,每到一处,我的神经就不自觉的随着抽紧。最后女孩的嘴
来到我的肉棒旁边,一手握着我的肉棒根部,小嘴顺着肉棒爬到了最顶端,慢慢
将龟头含进了嘴。「哦……」
感受着龟头被冰凉包围着,浑身好像都起了鸡皮疙瘩,只觉海绵体内的血液
被冰凉刺激得活跃起来,全部涌向龟头抵御这股凉意。
女孩一点点将我的肉棒吞进了嘴,我能感觉到那块不算大的冰块正随着她
舌头的搅动在慢慢变小,我舒服得重又闭上了眼睛。
不大一会,女孩就吐出了肉棒,侧着身子将嘴的冰水吐出,又拿过床头的
另一个纸杯喝了一大口,便又重新趴在了我的身下。
好热!在女孩第二次将我的肉棒吞进嘴时,这是我唯一的感觉。刚才还在
北极滑雪,一转眼就跑到了赤道晒太阳,冷热交替太快,让我的身体反应有了短
暂的迟滞。只觉肉棒外麵被暖暖的包围着,中间被冰凉充斥,最麵是迅速流动
的血液带来的一股股热流。
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啊,苍白的文字已经不能形容,我闭着眼睛,呼吸已经
不自觉的加重。
慢慢地,女孩的吞吐已经停止,温度在冷热的中和下也恢複了正常,我静静
地回味着刚才的感觉,好久才舒了口气,说:「真舒服啊!」
我睁开眼睛看着女孩,她的嘴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含了一个避孕套,眯起
眼对我笑了下,就用嘴把避孕套套在了我的肉棒上,接着翻身躺在了我的身侧,
说:「哥,可以了。」
我坐起上身,看着躺在我旁边的女孩,匀称的身材,丰满的乳房在躺下时仍
坚强的挺立着,下身稀疏的阴毛遮挡不住嫩红色的穴肉,虽然皮肤不是很白,但
年轻女孩特有的紧致和弹性仍让我忍不住不停地抚摸着。
女孩侧着头,静静地躺着,没说一句话,任由我的双手在她的肌肤上游走。
看着女孩,我的眼睛有些迷离了,记得和妻子刚结婚时她也是这个样子,娇
羞中带着期待,生涩却充满激情。
记不清是第几次在外麵嫖妓了,每一次开始我都会谴责自己,我是个有家庭
的人,我有爱我的老婆和女儿,我不能对不起她们。事后又会找藉口宽慰自己:
那只是逢场作戏,发泄肉欲,不会再有下次,但等到「下次」到来时,又会忍不
住陷进去。
「我不能这样做,我对不起自己的老婆,她正在家等着我。」我心麵想
着,另一个声音却又在喊:「都到这时候了,子弹已经上膛,还管那麽多干嘛?
上吧!」或许是感觉到了我的犹豫,女孩转过脸看着我,用手揉搓着我戴着
避孕套的肉棒说:「哥,还等什麽呢?」
刚刚回複的一点理智,在女孩的揉搓下也没了踪影,我提枪上马,双手扶着
女孩的两只大腿,对着她柔嫩的小穴刺了下去。
或许是用力过猛,女孩「嗯啊……」
的一声大喊:「你轻点,痛啊!」
我「嘿嘿」一笑,说:「爽不爽?这才刚开始呢!」
说完也不去管她,加足马力来回地抽插起来。
我用两手握着女孩挺拔的乳房,感受着她身体内散发出的充满青春的气息,
让我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我好像又回到了曾经的年轻时代,不知疲倦地肆意发
泄着肉欲。女孩被我这一轮的猛力插弄搞得娇哼连连:「嗯……啊……哥……你
真……厉害……」
我停下动作,将女孩的身子翻转过来,女孩跪趴在床上,屁股高高撅起,嫩
红的小穴展露无遗,穴口周围堆积了一些白色泡沫,更显得女孩小穴娇嫩可人。
我跪在女孩身后,用手扶着肉棒在穴口周围来回磨擦着,每到阴蒂那,女
孩的身子就跟着微微的颤抖一下。我握着肉棒对准穴口,慢慢将肉棒送了进去,
继续奋力地抽插起来,女孩的身体被我撞击得前后耸动:「嗯……哥……你……
真猛……啊……啊……」
我看着女孩头上被甩来甩去的马尾辫,一把扯在手:「嗬嗬,小骚货,哥
厉害吧?」
女孩的头被我拽得高高起,嘴说:「啊……哥,你厉害……我快……到
了……」
女孩说完话就把头埋进了床单,身体趴在床上猛烈地颤抖着,双腿绷直,
就连脚趾都弯了起来。
我自顾自地猛力抽插着,感到女孩的穴肉随着身体的颤抖在一下一下的收缩
着,肉棒上传来的快感被不断地积累,终于,我也攀登到了快乐的顶峰……休息
了一会,女孩穿上衣服就提着她的那个小包出去了。我躺在那张大圆床上抽着烟
,回味着刚才的激烈战斗,脑袋又突然蹦出了妻子的样子,她赤裸裸的站在那
,表情木然的看着我,不发一言。
我用力甩了甩头,起身进了淋浴房。
回到家已经是十一点半了,我没有开灯,悄悄的打开女儿的房门,看见女儿
安静的睡着,我的心也逐渐平静下来。轻轻关上门,我走进自己的卧室,拧开
床头灯,妻子侧着身背对我躺着,看样子已经睡着了。
我麻利地脱衣上床,平複了一下呼吸,将手揽到了妻子的腰上。妻子或许被
我的动作吵醒了,转过头睡眼惺忪地对我说:「老公,你回来了?」
「嗯,老婆,」
看来她没起疑心,我又说:「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班。」
妻子「嗯」了一声,转过身继续睡觉了。
我搂着妻子纤腰的手慢慢上移,握住了她一侧丰满的乳房抚摸起来,又揉捏
了一会妻子的两粒乳头,见她仍没什麽反应,我心想一定是下午逛街走累了,随
即翻身关上了灯。
第05章计程车
第二天,我早早的起了床,下楼买了早点回来妻子还没醒,这可不像她平日
的习惯。我只好先去给女儿穿衣洗漱,等我俩吃早饭时妻子才慢悠悠起来。
看到我和女儿在吃早饭,妻子打着哈欠说:「不好意思啊,昨天比较累,多
睡了会。」
我打趣说:「是啊,逛街也是个体力活呢!」
妻子听我说完,麵上紧张之色一闪而逝:「你昨天还不是那麽晚才回来。」
我心觉得有愧于妻子,也不再口舌之上争辩,只好说:「我以后尽量早回
来就是,赶紧吃饭吧!」
吃完早饭,妻子去上班,我先把女儿送到幼稚园,就接着来到了公司。这时
离上班时间还早,空荡荡的办公楼只有两个在打扫卫生的大妈。
我开门进了办公室,低头发现地上有个牛皮纸信封,打开一看,麵是一张
银行卡,还有一张纸条,上麵写着「张经理,您昨天把东西忘在饭店了」。这
下我可着实有些震惊了,没想到东城公司的能耐竟然这麽大,不声不响的就把东
西放进了我的办公室。
我拿出手机翻看着通讯记录,还好昨天眼镜男的电话记录还在。电话接通后
就传来眼镜男的声音:「喂,张经理啊,东西收到了吗?」
我抑製住心的震惊,说道:「你这是什麽意思?我昨天已经把话都说明白
了,有些事情不是我自己能作主的,你还是赶紧把东西拿回去吧!」
眼镜男说:「张经理,不要着急嘛!我们公司只是想请张经理多多照应一点
而已,其它的我们已经打点好了,您放心。」
「这……好吧!」
挂了电话,心想着眼镜男说的话,看来他们公司已经上下打点好了,送卡
给我只是不想让我从中作梗而已,虽然我只是个副职,但也是招标委员会成员,
说话还是有些份量的。想通了这些,我也就心安理得了,把银行卡锁在抽屉就
去忙别的事情了。
之后的几天过得很平静,我和妻子都各自忙着自己的工作,眼镜男也没有再
来找我。
今天下午的工作不忙,我藉口去建设局送文件,就开车遛出来了。路过妻子
的学校时,我给她打了个电话,关机;打到她办公室,邻桌的老师说她下午没有
课,刚出去不久。
我也没多想,继续在路上蜗行,现在路上的汽车真他妈多,大中午的就开始
堵。我不停地按着喇叭催促着前麵的车辆,无聊地看着周围同样拥挤的车辆,无
意中发现右前方的一辆计程车,车内后座一个头上染着黄毛的男人正双手抱着
一个女人的双颊忘我地亲吻着,男的胳膊上纹着纹身,女的留着披肩发,两人都
看不清麵容。
两人亲吻了一阵,黄毛就被那女的用力拨开了。当两人终于分开时,我看见
了那女人的长相,只是匆匆一瞥,女人就低下了头。但这匆匆一瞥,让我已经看
见,那女人,就是我的妻子!
瞬间,我如五雷轰顶,脑中一片空白,我不敢相信,一直以来温柔似水、思
想保守的妻子竟然有了外遇,竟然坐在计程车就和另一个男人接吻,我的妻子
背叛我了吗?一愣神的时间,那辆计程车就顺着车流右转而去,我怔怔的看着那
计程车的妻子,她一直没有再头。我赶紧右打方向,想跟上那辆计程车,紧
接着「砰!」
的一声响,我的车也跟着一震,看着离我远去的计程车尾,依稀还能看见「
**699」三个号码,我张口骂了一句:「妈的!」
由于车辆离得太近,我转向时追了尾,看着前车下来的司机,我心想这下想
走也走不成了。还好车速不快,只是碰了保险杠一下,在交警的调解下,我赔了
些钱后就去追那计程车,可是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哪还能找得到?
我不停地拨打妻子的手机,却总是那讨厌的女声在回答:「对不起,您拨打
的电话已关机……」
把车停在路边,我回想着妻子这几天的异样,先是莫名的发怔,再是手机不
停的关机,那天早上的电话也应该是妻子撒谎临时找的藉口,下午根本就不是去
逛街,其实是去会情人了。
我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心的愤怒越积越多,我要找到那对狗男女,狠狠
揍他们一顿。我启动车子,盲目的在大街上走着,眼只剩下「**699」这三
个号码。前麵的一处加气站,计程车排起了长龙等待着添加燃气,我停下车,
一辆一辆的辨认着汽车牌照,「**699,找到了!」
我快步上前对坐在驾驶座的司机说:「师傅,向您打听个人,有个头上染着
黄毛的人刚才是坐您的车吗?」
司机大概四十岁左右,听到我问他,看着我思索了一下,说:「这个……好
像是有这麽个人,好像还跟着个女的。」
我迫不及待的问:「对,对,那您还记得他们是在哪下车的吗?」
司机皱起了眉头,说:「哎呀,每天拉那麽多人,哪能都记住啊!」
我赶紧从兜掏出一百元钱塞到车,说:「您再好好想想,我有急事。」
出租司机拿起钱又塞回我手,说:「年轻人,我不是这个意思,这种不义
之财我怎麽能收?」
我听后觉得有点尴尬,勉强对司机笑笑。
司机接着说:「看你火急火燎的,不要急,遇事要冷静,多想一想……」
司机说到这,停下来看着我,见我眼巴巴的望着他,只好继续说道:「我记
得,他们好像是在假日酒店下的车。」
「谢谢师傅!」
我飞快地跑上车,直奔假日酒店而去。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resources:妻子   女孩   看着   Wife   girl   look
  • 只是个爱显摆身体的女孩子而已!性欲其实是对关系和爱的渴望[32P]
    Just a girl who likes to show off her body! Sexuality is actually the desire for relationship and love [32P]
    2021-06-20 00:00:00186
  • [原创][手势认证]我的炮友之17岁漂亮苗族女孩[20P]
    [original] [gesture authentication] 17-year-old beautiful Miao girl [20p]
    2021-06-18 00:00:00156
  • 舌钉女孩,仙女棒插后庭[13P]
    Tongue nail girl, fairy stick in the back court [13P]
    2021-06-15 00:00:00206
  • 爱吃肉棒的小女孩[10P]
    Little girl who loves meat sticks [10p]
    2021-06-03 00:00:00173
  • 带妻子出去卖[10P]
    Take your wife out to sell [10p]
    2021-06-02 00:00:00191
  • 妻子的溺爱[10P]
    Wife´s doting
    2021-05-28 00:00:00338
  • 高级精盆看着是真舒服[14P]
    It´s really comfortable [14P]
    2021-05-26 00:00:00269
  • 看着清纯的邻家妹妹还是放荡[24P]
    Looking at the pure sister next door or debauchery [24P]
    2021-05-22 00:00:00365
  • [战斗姬团队] 露脸-偷拍啦啦队女孩 [9P]
    [fighting team] show your face - secretly taking pictures of Cheerleading Girls [9p]
    2021-05-20 00:00:00362
  • [战斗姬团队] 露脸-福建泉州的女孩一直发照片勾引我 [10P]
    [fighting team] show your face - girls in Quanzhou, Fujian Province have been sending photos to seduce me [10p]
    2021-05-15 00:00:00399
Shares
112970+
Comments
344157+
Visits
352047665+
Operation time
1667+